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主题活动 > 第六届全国国际关系、国际政治专业博士生学术论坛
李帅虎:中国对柬埔寨的发展援助:动机、成就与不足
发布时间:2013年11月21日  来源: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作者:李帅虎  阅读:2568

作者信息:李帅虎,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2010级国际政治专业博士生,东南亚研究方向,100871

手机:15201467004;电子邮箱lishuaihu@163.com


摘要:中国对柬埔寨的发展援助动机在历史上有很大变化,在冷战时期是为了反对帝国主义,支持民族国家的独立;冷战结束后是为了争取柬埔寨支持中国政府的对台政策,随后受到中国企业“走出去”战略的影响;最近与中国维护南海和平的努力相关。但无论如何变化这种援助都是互惠性的。无论是基础设施建设,还是农业、文化遗产保护、医疗卫生,中国对柬援助的发展援助都取得了很大成就。这种援助还存在生态破坏、援助信息不透明等缺点,这些缺点与中国对外援助体制的不完善有关,也与柬埔寨经济所处的发展阶段有关。在援助过程中,中国遵循了不干涉对方内政的原则。


关键词:中国   柬埔寨   国际发展援助


China’s Official Development Assistance to Cambodia:Motivation, Achievements and Shortcomings

Abstract:The motivation of China's development assistance to Cambodia had changed greatly in the history. During the Cold War it was to oppose the imperialism and support the nation-state’s independence. After the Cold War it was in order to contest Cambodia’s support to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policy toward Taiwan, and then it was influenced by Chinese enterprises’ "going out "strategy. Recently it is related to China’s endeavor to keeping the South China Sea peace. But in any case change this assistance is reciprocal. Either in infrastructure or agriculture, cultural heritage protection, health care, China's development assistance to Cambodia has made great achievements. But this assistance has shortcomings, such as it caused ecological damage, aid information opacity, etc. The reason is that China's foreign aid system is imperfect, and it is also related to Cambodia's economical development stage. China follows the principle of non-interference in each other’s internal affairs in aid.

Key Words:  China    Cambodia     Development Assistance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李帅虎(吴丹 摄)

国际发展援助可以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国际发展援助,“是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提供的无偿的或优惠的有偿货物或资金,用以解决受援国所面临的政治、经济、社会、环境等各种发展过程中遇到的问题。”狭义的国际发展援助,则可以定义为“发达国家或高收入的发展中国家及其所属机构、有关国际组织、社会团体,以提供资金、物资、设备、技术等形式,帮助发展中国家发展经济和提高社会福利的活动。”[①]国际发展援助是国际交往的重要形式,而且对于提供发展援助的国家具有重要价值,“美欧等发达国家都在充分利用发展援助积极推进对外战略、输出价值观和提升国际形象。”[②]随着中国的迅速发展,中国参与的国际发展援助日益增多,在世界上的影响也逐步增大。中国在对外发展援助中当然也有自己的利益,例如“台湾问题一直对中国的外交和对外援助政策有直接的影响,中国的许多对外援助有着遏制‘台独’的考虑。”[③]在中国对外进行的发展援助中,中国对柬埔寨的援助占有显著的地位。从1992年至2012年,“中国向柬埔寨提供的无偿援助和优惠贷款总额已达20.93亿美元,主要用于桥梁、道路、电力和农业灌溉等30多个基础设施项目的建设。”[④]那么,中国如此大力援助柬埔寨的动机是什么?中国对柬埔寨的发展援助取得了什么样的成就?这种援助还存在哪些问题?

一、   中国为何对柬埔寨进行发展援助

一般来说,援助国进行对外援助的动机主要是从自身利益出发的,这种利益可能是为了强化与受援国的盟友关系、增进自身安全、增加自己的经济利益或者推广自己的意识形态,当然,也不排除一些国家的援助是基于“国际道义”[⑤]。从历史上来看,中国对柬埔寨援助的动机是变化的。

早在毛泽东时代中国就开始了对柬埔寨的发展援助。1956年2月,西哈努克亲王首次访问中国,6月,双方签订协定,规定中国于1956-1957年期间给予柬埔寨价值800万英镑的无偿援助,用于物资提供和建设一些成套项目。这是中国同亚非拉民族主义国家签订的第一个经济援助协定。在中国的援助下,柬埔寨于1963年建成了磅湛纺织厂(在磅湛市)、黛埃胶合板厂(在干丹省见檖县)与川龙造纸厂(在桔井省川龙县)。

在毛泽东时代,这种援助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支持亚非拉国家的革命和独立,反对帝国主义,打破美国苏联对中国的封锁,争取大陆和台湾的统一,维护世界和平。1960年,毛泽东同阿尔及利亚共和国临时政府代表团谈话时说,“我们对所有反帝力量都支持,同时他们也支持了我们,这是世界反帝力量最广泛的统一战线。”[⑥]毛泽东1963年曾指出,“已经获得革命胜利的人民,应该援助正在争取解放的人民的斗争,这是我们的国际主义的义务。”[⑦]在这一时期中国对柬埔寨的援助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当时柬埔寨是从法国殖民者手中刚刚独立出来的国家,因为地处东南亚地区的中心位置,所以成为冷战中两个阵营争相拉拢的对象。为了避免陷入冲突,西哈努克选择了中立的外交政策。1955年,西哈努克对菲律宾马尼拉进行了正式访问。在访问快要结束的时候,一个记者对西哈努克说他不相信西哈努克能够做到真正的中立,强迫西哈努克回答到底是选择“自由世界”还是“共产主义世界”。西哈努克镇定地回答道:“我很早以前就做出了决定,我选择柬埔寨。”[⑧]他的回答使他在美国新闻界获得了“粉色王子”的头衔。当时柬埔寨做出的中立政策破坏了美国的战略构想,美国原打算在东南亚地区构建从泰国、柬埔寨到南越一线的防共体系。当然,柬埔寨的外交政策客观上对新中国改善周边安全环境非常有利,因此中国大力援助了西哈努克领导下的柬埔寨。

1993年柬埔寨恢复和平之后中国对柬埔寨再次开始了大规模援助,中国成为与日本比肩的对柬援助额最大的两个国家。1970年至1993年柬埔寨陷入了长期战乱。1991年10月,有关各方在巴黎签署了《柬埔寨冲突全面政治解决协定》,1993年5月,在联合国驻柬埔寨临时权力机构的主持和监督下,柬埔寨成功地举行了大选,组建了联合政府,西哈努克恢复了王位,成为虚位君主。柬埔寨重建的问题摆在了国际社会面前,中国作为柬埔寨的重要近邻,自然要履行这一国际义务。此时的中国已经开始了全面的改革开放,整个国家的注意力集中在发展经济上。1992年4月,在柬埔寨新的王国政府成立之前,西哈努克亲王率领的柬埔寨全国最高委员会代表团对中国进行了正式友好访问,会见了当时的国家主席杨尚昆和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后来发表的中柬联合公报中双方“表示愿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基础上发展友好合作关系……中国对柬埔寨面临恢复经济、重建家园的艰巨任务深表关切,愿意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将积极参加国际援柬重建计划,为柬埔寨的复兴事业作出自己力所能及的贡献……”[⑨]这一公报为此后的中国对柬发展援助提供了指南。这一时期,柬埔寨朝野上下关注的重点是恢复国内和平,修复因为长期战争而遭到全面破坏的经济。中国对柬埔寨恢复重建事业表示了诚意,1993年1月,中国援助柬埔寨综合考察组访问了柬埔寨,对柬埔寨的农业、教育、医疗卫生,以及中国过去援柬的部分项目进行了实地考察。[⑩]

1997年是中国对柬埔寨援助的一个转折点。1997年7月5日,柬埔寨金边发生了人民党与奉辛比克党的武装冲突,结果是拉那烈和奉辛比克党失利,拉那烈遭法庭起诉不得已流亡国外。此时柬埔寨外交环境急剧恶化,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包括日本暂停了对柬援助。7月11日,拉那烈来到华盛顿寻求支持,他说“他对美国暂停对柬埔寨的援助计划表示欢迎。”[11]甚至东盟也决定推迟柬加入东盟。当时柬埔寨财政和经济发展计划严重依赖外援,美、欧、日的决定让柬政府和人民党陷入极大的困难。中国对这一内部冲突采取了不干涉政策,与此同时,中国没有暂停对柬援助和投资。这次经历使以洪森为代表的柬埔寨政治家们认为“美国在1997年7月事件中的立场让柬埔寨彻底失望。正在世界上崛起的中国和它不干涉柬埔寨内政的立场,逐渐改变了柬埔寨对中国的看法……柬埔寨外交天平明显偏向中国。”[12]中国为柬埔寨走出内政与外交困境提供了重要支持,洪森政府在7月5日事件后撤除了“驻金边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这一举动大大深化了中柬互信。很明显,柬埔寨政府的行为对于中国政府的对台政策是一个有力的支持。

此后一段时期中国对柬援助急剧扩大,中国对柬贸易与投资也急剧增长,中国企业开始在对柬发展援助中扮演重要角色。2001年3月中国在《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个五年计划纲要》中正式提出了“走出去”战略,对于当时海外投资经验不足的中国公司来说,柬埔寨是一个市场潜力巨大、竞争不太激烈、尚未被国际商业巨头占领的市场“处女地”。中国对柬埔寨的发展援助也有了新的动因,“对外援助成为中国促进出口,保障资源供应,以及为国内企业‘走出去’创造更多机会的重要工具,中国的对外援助对于加强与发展中国家的经贸关系发挥了重要作用。”[13]

2009年7月,在第16 届东盟地区论坛上,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代表美国政府与东盟各国外长签订了美国加入《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的文件,并宣称“美国已重返东南亚”,并高调介入南海问题,“日本、印度等区域外大国亦随之介入,使南海问题更趋复杂化。而区域外大国的介入又给菲律宾、越南等南海争议国家壮了胆,近年来他们屡屡在南海问题上做出一些强硬的表现,致使南海局势不断恶化,南海问题亦变得越来越复杂。”[14]面对这种情势,东盟国家中在南海问题上与中国没有争端的国家就显得举足轻重。如何保持南海地区局势的稳定、为国内经济的高速发展创造和平的周边环境成为中国外交必须解决的问题。为了争取柬埔寨在南海问题上采取对我有利的立场,中国当然要加大对柬埔寨的援助力度。

2012年3月30日至4月2日间,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对柬埔寨进行了国事访问。此前一个时期中国与菲律宾在南海问题上冲突升温,此时正值柬埔寨担任东盟轮值主席国。在胡锦涛访柬即将结束的时候,中柬双方发表了联合声明,声明中说,“中方愿继续为柬埔寨国家建设提供力所能及的经济援助,根据平等互利原则,支持柬埔寨交通、能源、通信、水利等基础设施建设。”胡锦涛访柬结束的第二天,即4月3日东盟在金边召开了领导人峰会。7月6日至13日在金边举办第45届东盟外长会议,会议结束后出人意料地没有发表联合声明[15]。有媒体认为是中国对柬埔寨施行了收买控制,柬埔寨成为中国安插在东盟的一个非正式代理人,破坏了东盟国家的团结一致。[16]柬埔寨首相洪森对这种指责进行了坚决反击,他坚定地说:“柬埔寨不会被收买”。[17]柬埔寨的外交决策避免了中国与东盟关系的恶化,防止自己卷入与中国的冲突。

无论是在上世纪的冷战时期,还是在美国重返亚洲的近期,中国对柬埔寨的援助都不是单方面的“恩赐”或者“收买”,而是一种带有互惠性质的互相支援[18]。柬埔寨得到了大量的中国的发展援助,而中国则得到柬埔寨重要的外交支援。

二、   中国对柬埔寨发展援助取得的成就

中国在提供对外援助时,尽力为受援国培养本土人才和技术力量,帮助受援国建设基础设施,开发利用本国资源,打好发展基础,逐步走上自力更生、独立发展的道路。中国对柬埔寨的发展援助正是这样做的。理论界对于援助是否促进了受援国的经济增长是存在争议的,“一派认为援助有助于受援国经济增长和发展,是富有成效的,另一派则认为援助无助于受援国的经济增长与发展,是低效或无效的,而两派都有自己的证据支持。”[19] Rajarshi Mitra利用动态协整分析(dynamic cointegration analysis)的方法证明,从1971年至2009年的数据来看,国际援助对于柬埔寨的经济发展是有正面效应的。[20]但是从善治(good governance)的角度出发,Sophal Ear则证明1993年之后的国际发展援助并没有大幅度地促进柬埔寨的善治,由于腐败得不到控制,在某些方面援助甚至使柬埔寨的情况,例如婴儿和儿童的死亡率与不平等恶化了。[21]直接证明中国的援助对于柬埔寨经济增长之间的数量关系十分困难[22],但我们可以观察到中国的援助明显增加了柬埔寨的国民财富[23],增进了柬人民福利。

1、中国的援助成果首先在于改善了柬埔寨的基础设施

由于长期战争和动乱的破坏,柬埔寨基础设施滞后、百姓生活贫困,与邻国相比经济水平远远落在后面,柬埔寨人对改善落后状况是非常迫切的。经济发展对能源的需求大增,商贸活动又产生大量物流,柬埔寨落后的基础设施与经济发展的矛盾日益突出。但是柬埔寨无法依靠自身力量来完成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消除贫困等发展目标。中国政府在基础设施方面给予柬埔寨大量的援助,帮助柬埔寨架桥铺路、修建水利灌溉系统和开发经济特区,为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中国的援助项目改善了当地人的生活条件,促成了当地的工业发展,为当地人提供了数量更多、收入更高的就业机会,提高了百姓生活水平,为柬埔寨人权进步奠定了坚实基础。

中国对柬埔寨的援助首先体现在交通设施建设上。例如,2007年2月14日,在首都金边东北300多公里的桔井市斯努镇76号公路项目开工,标志着中国提供2亿美元优惠贷款项目下的“两路两桥”正式开始实施。柬首相洪森出席了开工典礼并讲话,他高度赞扬了中国政府的无条件无私援助。他说,76号公路全长127公里,工程造价5100多万美元。中国政府已经无偿援建了7号公路等设施,还将另外提供1亿美元的优惠贷款,用于修桥铺路、造福百姓。尤其令他印象深刻的是,中国实施的工程速度快、质量好,价格又便宜。临走前,洪森说,由中国援建的8号公路也即将在这里开工,开工典礼时,他还要再来![24]中国是帮助柬埔寨修路最长的国家,柬方用中方贷款修建了7号、8号、57号、62号等国家公路[25]。柬埔寨谚语说:“有了路,就有了希望。”中方帮助修建的道路在连通边远地区、开发经济区和解决交通拥挤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中国援助柬埔寨电力设施也取得了重要成就。柬埔寨无论是生产用电还是生活用电都处于匮乏状态,甚至有不少偏远地区根本没有供电设施,无电缺电的问题成为柬埔寨经济发展的瓶颈。[26]柬埔寨的农业、制衣业、旅游业等支柱产业都在稳步增长,但电力短缺限制了发展速度。从2011年开始,因为由中国电力建设集团投资兴建的甘再等水电站并网发电缓解了电力紧张,金边的电力供应变得正常起来。2013年6 月,甘再水电站顺利通过完工验收。该电站自2012 年8 月经柬埔寨政府批准正式进入商业运行以来,已累计发电4.5 亿度。甘再项目下闸蓄水2 年来,坝址下游的贡布省城再也没有遭受洪涝灾害。在项目用工上,大量使用当地劳务,这既可以大大降低工程成本,也可以扩大柬埔寨的就业。施工中,有3763 名柬埔寨劳务通过了中国水电八局的培训和考试,获得上岗资质并被项目部录用。通过培训,甘再工程建设为柬埔寨培养了一批技术工人。该项目赢得了柬方的高度评价,2013年3 月28 日,洪森在接受中国媒体记者专访时强调说:“近年来,中国在诸多方面给予柬埔寨很大帮助,建成投产的甘再水电站就是其中之一。”[27]

中国在柬援助的一系列工程有助于柬整合国内经济,促进经济和旅游业开发,创造就业机会,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为进一步减除贫困创造条件。这是对柬埔寨人实实在在的支持,中国不只是对柬埔寨“输血”,还是在切实提高柬埔寨自己“造血”的能力。

2、中国的援助是包括文化、农业、医疗等的综合性援助

中国对柬埔寨的发展援助主要在于交通、电力等基础设施援助,但又不限于此。中国对柬援助在文化、农业和医疗等方面取得了显著的成就。

吴哥窟及其周边遗迹是东南亚地区的世界奇迹之一,但由于柬国内长期动乱而得不到良好的维护。1993年柬政府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起了拯救吴哥古迹的国际行动。从1986 年起,已有印度、日本、法国、美国和中国等十多个国家先后投入资金和派出人员,参与了吴哥古迹的修复保护工作。目前,柬埔寨政府已将拯救吴哥古迹作为发展该国经济、文化旅游业和改善人民生活的重大国策。1993 年柬埔寨政府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举办的日本东京政府间会议上,原国家文物局局长张德勤代表中方表示原意派专家参加该项活动。参与柬埔寨吴哥古迹保护工程,是我国第一次派出人员赴国外执行文物保护使命。“经国家有关部门批准,中国政府拨出1千万元人民币专款,作为实施援助柬埔寨吴哥保护工程的经费。”[28]1998年2 月9 日,国家文物局正式指派中国文物研究所承担吴哥古迹“周萨神庙”的保护修复工作,专门成立了以中国文物研究所专家为主的“中国援柬吴哥保护工作队”,长期驻在吴哥进行周萨神庙的维修保护工作。2008 年,历时十年的中国援助柬埔寨吴哥古迹一期周萨神庙保护修复工程顺利完工后,经中柬两国共同协商,中国政府决定继续援助柬埔寨维修保护吴哥古迹,并选定茶胶寺作为二期工程项目。“2009 年12 月,在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访柬期间,两国政府正式签订换文,确认由中国政府提供4000 万元人民币用于茶胶寺保护修复工程。茶胶寺保护修复工程计划8 年内完成。”[29]

柬埔寨发展农业的自然条件优越,但是“由于多年战乱及政府财政的捉襟见肘,柬农田水利等基础设施落后,农业技术和机械化水平很低,生产力低下,农业仍处于粗放式、广种薄收‘靠天吃饭’的落后局面”[30]。中柬两国领导人高度重视两国间的农业合作。2000年11月江泽民主席访柬时,双方签署《中柬农业合作谅解备忘录》;2002年11月朱镕基总理访柬时,农业被确定为两国重点合作的三大领域之一;2010年3月回良玉副总理访柬时,两国签署加强中柬农业合作的协议。柬首相洪森及柬政府各级官员都在不同场合表示,欢迎中国企业投资柬农业领域。从2004年1月1日起,中国政府给予柬埔寨297种商品(主要是农、林、牧、渔产品)进口零关税的优惠待遇。2010年中国-东盟自贸区建成之后,更多柬埔寨对中国出口的商品享受到了零关税待遇。2005年,国家农业部向广西下达了中国与东盟农业合作——柬埔寨农户的沼气示范项目,沼气专家王金海带领施工队赴柬埔寨执行任务。[31]经过双方努力,“柬埔寨对中国出口的农产品种类增多;双边农业合作范围扩大;农业合作和交流不断加强。”[32]

柬埔寨医疗条件也很艰苦,中国对柬埔寨进行了医疗卫生援助。齐建平于2011 年随沈阳军区抽调的医疗专家组赴柬埔寨王家军总医院进行医疗援助,主要负责医疗器械维修、维护管理工作。他发现,“通过设备普查得知,医院B 类以上的设备30 多台件,80% 是中国援助的,有部分档案资料。20%是其它国家捐赠的机器,没有档案资料。”[33]足以见得中国医疗援助对于柬埔寨医疗事业的重要性。中国不仅为柬埔寨提供医疗设备,而且派遣人员培训柬埔寨本土的医疗技术力量。2011年1月21日,柬埔寨王家军总医院举行仪式,授予5名中国援柬军事医疗专家由柬国防部批准颁发的友好合作勋章,以表彰他们为提高该院医疗技术水平作出的积极贡献。柬埔寨国防部后勤与财务总局局长廖文莱说,“迄今为止中方共派遣5批军事医疗专家为柬埔寨王家军总医院培训医护人员,有效提高了医院整体医疗水平,进一步加深了柬中两军的合作与友谊。”[34]2012年 4月以来,柬埔寨多个省份陆续出现儿童严重传染性疾病,7月10日,柬埔寨邀请中国派出专家给予技术支持,中国卫生部立即组织由中国疾控中心公共卫生专家和北京儿童医院临床专家组成的专家组一行四人,携带工作设备和检测试剂等赴柬。2013年9月24日,执行“和谐使命—2013”任务的中国海军和平方舟医院船,抵达柬埔寨西哈努克港,开始为期6天的友好访问和人道主义医疗服务。访问期间,和平方舟在利用医院船主平台广泛开展医疗服务的同时,派出医疗分队赴柬云壤海军基地开展定点医疗服务。和平方舟号医务人员深入柬当地小学、中学开展医疗巡诊服务,并与柬方医务人员联合开展手术和学术交流。可见,中国对柬埔寨的医疗援助是包括设备、人员、技术全方位的。

除了文化、农业、医疗,近10 年来中国援柬项目还涉及水利、通讯、教育、体育、警务、通信、人力资源开发等领域,援助对象包括柬埔寨王室、国会、参议院、执政党、政府,还包括千千万万的平民。这种援助是全方位、多角度的。洪森多次表示,“中国的援助不仅是帮助柬埔寨发展经济,更重要的是帮助柬埔寨巩固政治独立”[35]

三、中国对柬埔寨的援助存在的不足

中国对柬埔寨的援助取得了显著成就,但是也存在许多问题和不足。如“援助的生产性基础设施偏多,民生援助有限;援助主体以国有企业为主,民间力量影响有限;中国标准与柬方实际情况脱节;当地高技术劳动力匮乏加大了援建企业的成本;援建企业与柬方相关部门存在沟通问题。”[36]还存在其它不足,如“参与援助的非政府组织的数量少、力量小;法制化程度不足,对外援助工作缺乏全国人大通过的法律,主要靠一些部门规章进行运作;中国对柬埔寨劳务出口市场混乱;信息公开严重滞后。”[37]这些不足有的是普遍地存在于中国对外援助中,有的是存在于对柬援助的特例。

中国对柬的发展援助也引起了国外学者的关注,他们对这个问题的看法以负面评价居多。例如,Michael Sullivan认为中国中国对柬埔寨的援助阻碍了当地的民主政治发展,强化了柬埔寨政治精英的权力,加重了柬政府的腐败。[38] Sebastian Strangio则认为中国的援助和投资破坏了柬埔寨的生态环境,一些建设项目导致当地居民被迫改变原来的生产生活方式,人权受到侵犯。[39]

中国对柬埔寨发展援助中存在的问题有些是容易避免的,比如中国援建的工程应该因地制宜,根据柬埔寨的气候与自然条件修改工程标准;而有些是与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水平有关,比如我国对外援助中存在的法治化程度不高的问题。中国国内的政治经济体制还处于快速变革中,中国对外的发展援助体制机制需要很长时间完善。西方学者在观察中国对柬发展援助时所提出的问题在一定程度上是对的,比如中国的房地产商在金边为了开发房地产围湖造田,导致当地生态系统遭到破坏,还有一些矿业公司在采矿的时候没有注意植被保护,等等。但我们不能只看到问题的一面,故意忽视当地的客观环境限制。例如中国援助建设的水电站项目,这些工程建设不可避免地会对当地生态环境造成影响,但权衡利弊,水电建设是最符合当地实际而且对环境破坏最小的选择[40]。柬埔寨产业基础十分薄弱,如果不大力开发自己的自然资源,柬埔寨将永远摆脱不了贫困,这是柬埔寨的基本国情。随着工业化程度的提高、技术水平的进步、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的结束和居民环保意识的增强,生态环境将逐步得到修复,这个曲折的发展过程是无法避免的。环境保护要靠柬埔寨自身的发展以及柬埔寨与友好国家进一步密切合作来解决问题。

柬国内的民主建设、治理腐败恐怕主要是柬埔寨自己的事情,中国没有干预的意图[41]。在柬埔寨小到外国游客申请签证,大到企业投资审批,都有腐败的影子。“当前柬埔寨的腐败问题跟柬埔寨传统的庇护制政治文化、非政府组织不发达且经费严重依赖西方援助密切相关。”[42]2010年03月11日,柬埔寨国会表决通过了《反腐败法》,旨在通过法律手段制止和消除各种形式的腐败行为,为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扫清道路。

从20年来柬埔寨历次选举的过程和结果看,它的民主政治取得了巨大成就,考虑到柬埔寨是一个老百姓刚刚解决温饱的国家情况看,这样的成就更是了不起。“受援是巩固领导权的手段。在贫困的国家,获得援助的多少通常被用来作为衡量政府能力的标准,所以,获得援助有助于政府巩固其统治地位;另一方面,获得援助以后,本届政府可以用援助款和项目的安排来答谢自己的选民、主要选区以及代表自己的利益集团,并用于为下届连任拉选票。”[43]理论上如此,但实际情况复杂多变。2013年7月,柬埔寨再次顺利举行了大选,结果人民党赢得本届大选,获得68个席位,救国党(由桑兰西党和拉那烈党合并而成)获得55个席位。人民党的执政地位并非不可动摇,如果他不能解决自身问题,将来很可能会失去执政地位。[44]事实上,最近10年中国对柬埔寨的发展援助呈现出递增的趋势,而本次大选人民党所获席位比2008年大选获得的90个议席显著减少,可见很难证明选民是否支持执政党跟中国的援助有确定的关系。

四、结论

中国对柬埔寨的发展援助动机在历史上有很大变化,但无论如何变化这种援助都是互惠性的。中国对柬援助是全方位多角度的,无论是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还是在农业、文化遗产保护、医疗卫生方面都取得了很大成就,促进了柬埔寨的发展,增进了柬埔寨老百姓的福祉。当前这种援助还存在很多问题,这种问题与中国对外援助体制的不完善有关,也与柬埔寨经济所处的发展阶段有关。要解决这些问题,还要靠柬埔寨的经济发展、技术进步和国际社会的援助合作。



[①]李小云:《国际发展援助概论》,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年版,第1-2页。

[②]傅自应:《国际发展援助与中美交流合作——哈佛笔记》,《国际人才交流》,2011年第6期,第50页。

[③]刁莉,何帆:《中国的对外发展援助战略反思》,《当代亚太》,2008年第6期,第126页。

[④]柬副首相兼财经大臣吉春谈到了这个数据。新华网,《中国向柬埔寨提供贷款援助》,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2-02/02/c_111482564.htm,2012-02-02.

[⑤]丁韶彬:《国际道义视角下的发展援助》.《外交评论》.2009年第4期,第72—82页。

[⑥]中国外交部、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外交文选》,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世界知识出版社,1994年版,第418页。

[⑦]《毛主席接见非洲朋友发表支持美国黑人斗争的声明》,《人民日报》,第1版,1963.08.09。

[⑧]西哈努克著,晨光等译:《西哈努克回忆录——甜蜜与辛酸的回忆》,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第261-262页。

[⑨]《中柬联合公报》,《人民日报》,第1版,1992.04.12。

[⑩]《中国援柬综合考察组结束对柬的考察》,《人民日报》,第7版,1993.01.17。

[11]《美表示反对武力推翻柬联合政府》,《人民日报》,第6版,1997.07.14。

[12]邢和平:《第二柬埔寨王朝十年政治总结》,《东南亚纵横》,2003年第3期,第13页。

[13]黄梅波,刘爱兰:《中国对外援助中的经济动机和经济利益》,《国际经济合作》,2013年第4期,第62页。

[14]李金明:《美国“重返亚洲”与南海问题复杂化》,《新东方》,2012年第2期,第5页。

[15]2012年7月的东盟外长会议未能像以往那样于会后发表联合声明,本来事情的主要原因是“菲律宾和越南强行把南海问题列入会议讨论议题。菲、越两国以东盟联合声明作为要挟条件,以索取他们的野蛮要求,严重破坏了第45届东盟外长会议。这种行为体现出菲律宾和越南走上了与东盟宗旨相反的道路,致使东盟无法跟往年一样按照惯例发表联合声明。”参见森萨潘:《柬埔寨举行东盟日升旗仪式》,《高棉经济》,2012年第9期,第60页。

[16]L.H.,“Cambodia's foreign relations Losing the limelight”,《经济学家》博客,http://www.economist.com/blogs/banyan/2012/07/cambodias-foreign-relations,2012-6-17。

[17]Luke Hunt,“ASEAN Host Blasts Crazy Media”,郝芬顿邮报,http://www.huffingtonpost.com/2012/04/04/asean-host-blasts-crazy-m_n_1403712.html,2012-4-4。

[18]关于国际援助中援助国与受援国互惠关系的理论研究,可参见丁韶彬,阚道远:《对外援助的社会交换论阐释》,《国际政治研究》,2007年第3期,第38-55页。

[19]周宝根:《援助促进受援国发展吗?——国外发展援助有效性的学理纷争》,《国际经济合作》,2009年第5期,第40—43页。

[20]Rajarshi Mitra,“Foreign Aid and Economic Growth: A Cointegration Test for Cambodia”,Journal of Economics and Behavioral Studies,Vol. 5, No. 2, Feb 2013, pp. 117-121。

[21]Sophal Ear,“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Aid and Governance in Cambodia”,Asian Journal of Political Science,Vol. 15, No. 1, April 2007, pp. 68-96。

[22]而且这种困难还因为中国对柬埔寨的援助信息不够公开透明而加大了。薛力认为,“即使是研究人员,也很难获得比较详细系统的信息。”见薛力,肖欢容:《中国对外援助在柬埔寨》,《东南亚纵横》,2011年第11期,第29页。

[23]这里的国民财富更确切地是指有形的生产要素,即公路、港口、机场、厂房、生产设备等物质资本。经济增长理论的研究已经显示,经济增长的动力主要来自要素的投入和技术进步。一个相对落后国家的经济增长大体上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以要素投入,特别是资本积累为主;第二个阶段着重于技术的模仿;第三个阶段则取决于技术的创新。(这个理论可参见尹翔硕,尹翔康:《资本积累、模仿与创新——从美国和日本的经济发展看落后国家如何赶超》,《复旦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1年第4期,第87-95页。)当前柬埔寨的年人均GDP刚刚接近一千美元,处于要素投入和资本积累阶段,还谈不上大规模的技术模仿,更不用说技术创新了。对于柬埔寨的经济发展来说,最有效的手段莫过于快速的物质资本积累。

[24]《合作之路 友谊之路——记中国援柬76号公路开工典礼》,《人民日报》,第3版,2007.02.16。

[25]中国对柬埔寨桥梁与道路的援助数据见《中柬合作,携起友谊之手》,《人民日报》,第23版,2012.03.30。

[26]2013年5月,笔者在暹粒市东南约15公里处罗洛士古迹群(Rolous Group)附近的一个寺庙小学中看到外国友人捐助的电脑因为没有电而无法使用。

[27]《中国水电“走出去”树丰碑 甘再水电站成柬埔寨大选重要筹码》,《中国能源报》,第22版,2013-06-10。

[28]顾军:《中国援助柬埔寨吴哥古迹周萨神庙保护工程》,《砖石类文物保护技术研讨会论文集》,2004年6月。

[29]《中国政府援助柬埔寨吴哥古迹二期茶胶寺保护修复工程开工》,《中国文物报》,第1版,2010.12.1。

[30]驻柬埔寨使馆经商处:《中柬农业合作现状及相关建议》,http://cb.mofcom.gov.cn/aarticle/zwrenkou/201105/20110507554850.html,2011-05-17。

[31]钟小兰:《广西承担中国与东盟农业合作——柬埔寨农户沼气示范项目》,《广西节能》,2005年第1期,第32页。

[32]克瑞德:《中柬农业合作现状及展望》,《世界农业》,2008年第5期,第49页。

[33]齐建平:《赴柬埔寨医疗援助的难点与措施》,《医疗装备》,2013年第5期,第49页。

[34]《中国援柬埔寨军事医疗专家获颁友好合作勋章》,中国网,http://www.china.com.cn/military/txt/2011-01/22/content_21795914.htm,2011-01-22.

[35]《柬埔寨:中国在东南亚的“铁哥们”》,《国际先驱导报》,第3版,2012.04.13。

[36]宋梁禾,吴仪君:《中国对柬埔寨的援助:评价及建议》,《国际经济合作》,2013年第6期,第56-57页。

[37]薛力,肖欢容:《中国对外援助在柬埔寨》,《东南亚纵横》,2011年第11期,第29页。

[38]Michael Sullivan,“China’s Aid to Cambodia”,in Caroline Hughes,Kheang Un.,eds.Cambodia's Economic Transformation. Copenhagen S Denmark: NIAS(Nordic Institute of Asian Studies) Press,2011,pp50-70.

[39]Sebastian Strangio,“China’s Aid Emboldens Cambodia”,http://yaleglobal.yale.edu/content/chinas-aid-emboldens-cambodia,2012-05-16。

[40]火电厂污染比水电严重一些,而且柬埔寨自身并不产煤;柴油发电成本非常高,对于贫困的老百姓来说是个负担;核电站技术要求高,柬埔寨没有这样的技术条件也没有那么多的技术人员;风电投资大,发电不稳定,发电量也不大;太阳能发电成本更高,而且到雨季阴天发电量骤减,不能适应当地气候条件。最环保最切合实际的是水力发电。

[41]2011年中国政府发布的《中国的对外援助白皮书》重申,中国坚持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尊重各受援国自主选择发展道路和模式的权利,相信各国能够探索出适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绝不把提供援助作为干涉他国内政、谋求政治特权的手段。

[42]Kheang Un,“State, Society and Democratic Consolidation: The Case of Cambodia”,Pacific Affairs,Vol.79,No.2,Summer 2006,pp.225-245。

[43]孙同全,潘忠:《国际发展援助中各关系方的行为研究》,《国际经济合作》,2010年第10期,第73页。

[44]在2013年大选中,救国党在波罗勉省、干拉省、磅湛省、实居省和首都金边市得票领先于人民党。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