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主题活动 > “察哈尔圆桌:跨国经营公共外交”
王正翊:跨国经营需要“高感触”
发布时间:2014年03月06日  来源:察哈尔学会  作者:王正翊  阅读:1872

 

谢谢柯老师的邀请,来跟各位企业界的朋友,还有各位媒体朋友来交流公共外交的话题。其实昨天我还给柯老师打电话,我说公共外交这个话题我不懂,我是中国商学院下属的杂志中国商业评论的,我是做商业管理类的这些内容,公共外交这个好像离我有点远,我是不是就不发言了?今天我坐到这里,拿到赵部长的书,我大致翻了一下,我觉得很亲切。里边的内容,基本上都是我每天的工作所要接触的这些企业,这些案例,这些故事。

后来我就想起柯老师跟我讲的一句话,说公共外交里面很大一部分就是中国企业“走出去”,而且我觉得从2003年到现在,十多年的这个历程当中,中国企业走出去,掀起了一轮一轮的高潮,现在应该说,是一个国家的一个重要的战略了。而在这个战略里头,公共外交和企业的关系,可能是对于我们来说做企业管理,商学院教育的这些人,应该是必须要关注的一个话题。

我刚刚翻这个书里面,让我非常受打动。跨文化沟通,跨文化管理,非常重要。那么,我觉得,现在来说,刚才赵部长也说了,经济上,我们中国的企业家很行,但是“走出去”以后,社会对话这方面不行。虽然说现在这个弗里德曼说,世界是平的,但是在跨文化沟通这方面,这个鸿沟,这个巨大的鸿沟,是依然存在。那么我觉得跨文化沟通,跨文化管理的能力,我觉得就像人的情商,如果一个人的情商高,那么就很容易跟人沟通,很容易去跟人共情。人家怎么想的,他处于一种什么样的语境,什么样的语境,所以高情商的人,他各方面都会大大地提高他的概率。而情商低的人,对于企业对应来说,就是那种沟通能力比较差的,可能就在“走出去”的过程当中,面临着很大的困难跟挫折。

大趋势,约翰奈斯比特,他的概念叫高感触,刚听到这个词,有点生涩。高感触,你有没有那样的一种灵敏度,接触不同的文化。是不是善于寻找到不同的文化跟你的文化的沟通点,所谓的求同存异。你在谈判也好,或者是“走出去”遇到的挑战的时候也好,如果能够很快地从共同点入手的话,你的问题也很容易解决。还有消除不对称性的能力,刚才程秘书长也提到了,她出去以后,发现跟中国企业家之间存在着非常强的不对称性,信息不对称的这个现实。高感触是消除这种不对称性的能力,我觉得这个概念来说,对中国企业走出去是一个蛮有启发的。

中国企业在这几年来,在海外,其实确实存在着很多这种低感触的这样一些事实,一些现象。比如刚才程秘书长提到的,中概股在华尔街受到了抛售,一方面,可能是因为他们的经营上,确定有一些漏洞,有一些不规范的地方。但是我觉得更主要的是他们不善于跟美国的这些投资机构,这些监管机构,这些投资人,包括分析师做美国层面的沟通,用他们熟悉的语言,用他们熟悉的规则去做这样沟通。使得这种文化的鸿沟的使得沟通的成本特别高。后来很多中国的企业发现,出去上市的时候,很高兴,圈了很多钱,但是后来发现,这个成本远远高于开始想的,甚至很后悔的这种感觉。其实有很多企业,在上市之后几年就退市了,还不是说因为业绩不好,或者是被迫退市,确实是各方面沟通的成本太高,这都是一些比较让人觉得失败的一些案例吧。

那么在赵部长的这本书里,我感觉,就是用我的话来讲,我感觉给中国企业走出去,如何具有高感触这种行动指南。里面也说到了很多具体的做法,从我的角度来说,我觉得,中国的企业现在因为为什么会在西方受到很多的阻力,包括他的并购、投资。因为中国企业成长太快了,所以他们会有一种天然的防备感,防御感,他会认为中国的企业是可怕的对手。我们经常讲要和平崛起,其实这样的口号是不能冰释他们的防备心里的,所以要让对方放松,让对方去放下他的防御心和危机感的一些事情。比如说安信地板,你要去国外投资,人家说,你先给我建一个足球场吧,结果他真的就给他们建了一个足球场,就从一个可怕的对手变成了一个可爱的合伙人

因为中国企业很多时候走出去,他会有一个暴发户的心态,有一点急。所以说,很急着去控股,很急着去实现自己的利益,所以说,能不能把这个步伐稍微放慢一点,把心态放缓一点,是不是这样子对于国外来说,对于中国的这个企业的这个接纳会不会更高?这样我们对会慢慢地融合。所以对大家提出的不对称性,我认为这是中国要“走出去”要面临的一个话题。最近在看一个美剧,叫《纸牌屋》就是讲白宫政治的,但是看那个上面有一些情节,讲的有中国的情节在的。

特别是第二季,加入了很多中国的这个企业,跟他们怎么样去谈判,他们怎么样去对付中国的一些对手的一些不合理要求,或者是投资的一些要求。能够看到,其实从美国的,他们这种媒介,或者是电影、电视媒体来看中国的事情,有时候会有一种怪怪的感觉。就好像我们看到的现实跟他们看到的是不一样的,这就是非常明显的不对称性。你从他们的眼中看到我们自己,他们为什么这样看我们?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所以我觉得,接下来对于中国企业“走出去”来说,特别是在公共外交这个领域,我觉得最主要的任务就是消弥这个不同,我就讲这么多。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