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察哈尔评论 > 王义桅
王义桅:与特朗普“乱撒胡椒面”不同,拜登对华将专业且精准
发布时间:2021年02月22日  来源:百万庄通讯社  作者:王义桅  阅读:120
编者按:美国东部时间1月20日中午12时(北京时间今日0时),拜登正式宣誓就任美国总统,拜登时代由此开启。几乎与此同时,中国外交部宣布对蓬佩奥等28名前特朗普政府的反华高官进行制裁,中美关系由此拉开颇具戏剧性的一幕。围绕拜登时代中美关系的发展,百通社采访了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王义桅。以下为采访实录及文字精编。


01 如何看待中方对蓬佩奥等28名人员实施制裁?


百通社:北京时间1月21日凌晨,中国在几乎跟拜登宣誓就职的同一时刻,宣布制裁蓬佩奥、纳瓦罗、奥布莱恩、班农等28名前特朗普政府官员,为什么选择这一时机?中方的意图是什么?王义桅:中方释放了清晰的信号,就是反华需要付出代价。特朗普、蓬佩奥等政客在过去的4年里已经做到了极致,他们台上反华,下台了还想再继续跟中国做生意、搞咨询挣钱,不可以了,中方制裁就是要断了你的生意。现在已经不是中国任人宰割的时代了,我们必须通过法治的方式捍卫中国的正当权益。中国制裁也是做给拜登政府看的。合则两利,斗则两伤。伤,不光两国关系受到伤害,反华政客的个人利益也要被伤害。美国的一些政客,他们把国家利益是放到次要地位的,最后其实是为自己谋利益的。


02 您眼中的拜登,是什么样的人?


百通社:听说您之前近距离观察过美国新任总统拜登,在您眼中拜登是个什么样的人?


王义桅:我三次见过拜登。其中一次是他做参议院外委会主席,带领美国国会代表团访问中国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当时我还是学生,他演讲的时候就坐在他斜对面。有两个细节我至今还记得。


一个是当时我们给他准备了很多矿泉水,水瓶外面的塑料封口没有撕开。他演讲之后很渴,想打开封口,但试了好几次,就是没打开,当时他应该60岁还不到。当然拜登比较文雅,如果换了特朗普,估计早就给你砸开了。第二个,讲完以后,同学们都想跟他合影,他一律来者不拒,而且合影时一律露出灿烂的微笑,好像鲜花一样,拍照时花张开,拍完又收回去了。


他给我的就是这个印象,很像美国传统上出身老英格兰地区的那种颇具绅士风度的职业政客,专业、职业也很敬业。


03 拜登的就职演说,您印象最深的是哪句话?


百通社:拜登的就职演说,您印象最深的是哪个词或者哪句话?您觉得他最主要的施政目标是什么?


王义桅:我认为是“一”,中国人讲“天下定于一”,他讲的是“合众为一”。


在就职演说中,他反复强调,美国现在撕裂得已经非常严重,不仅是种族之间黑人和白人的撕裂,甚至白人内部也在撕裂,此外还有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的对抗、新移民和老移民的对抗、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对抗。疫情之后这种分化更加明显,支持拜登的戴着口罩,支持特朗普的基本不戴口罩,占领国会山的那些人基本都是全球化时代的失意者。


所以拜登强调“一”,强调“美国梦”和美国式的“不忘初心”,就是要弘扬“一个美国”的灵魂和精神。他的关键词是united(团结),而不是divided(分裂)。


百通社:拜登上任第一天就签署了17道行政命令,废除了特朗普时期“禁穆令”等不合理政策,还宣布美国重返世卫组织和《巴黎气候协定》。您认为其中最具实质性的是哪些举措?


王义桅:首先,拜登要跟特朗普切割。美国现在因新冠疫情死亡了40万人,比二战时期美国阵亡的士兵还多,这是新政府无法容忍的。特朗普还搞了一些破坏美国团结和国际关系的举措,他需要修复。所以他宣布重返《巴黎气候协定》,“禁穆令”、隔离墙等等一律废除。


其次,拜登是民主党出身的总统,要强调民主党的传统价值观,如种族平等、“美国梦”、对弱势群体的保护、美国“大熔炉”、美国价值观等等。


现在拜登的首要任务是把疫情控制住,然后恢复经济、实现种族和解,还要应对气候变化等全球性问题。拜登签的17个法案主要就是围绕这些施政目标来实施的。


04 您如何定义拜登时代的中美关系?


百通社:说回到中美关系。拜登在上任之前公开说过,中国是美国的全球头号竞争对手。他提名的很多重要内阁官员,比如国务卿提名人布林肯、国防部长提名人奥斯汀、财政部长提名人耶伦也都说了很多对中国的硬话。您如何定义拜登时代的中美关系?


王义桅:拜登手下人对中国放出狠话,我认为主要是两个原因。


第一,对华强硬已成为美国两党上上下下的共识。为什么?因为美国人是非常宗教型的,认为自己是“上帝的选民”,奥巴马就说过,我们决不做老二。


反观中国,我们刚刚公布的2020年GDP总量已超过100万亿 元,达到美国经济总量的73%。历史上,最接近美国GDP的是日本,一度达到美国的71%,已经到了极限。中国经济迅猛发展,现在是100年以来第一次有一个国家这么接近头号国家的GDP总量。如果按照中国的2035愿景,中国经济继续增长,到2035年,美国GDP总量有可能达到中国的75%,翻了一个个。所以美国人内心是很难接受的。


不光GDP,在核心技术、专利申请数量、工程师等高级人才的数量上,美国都感到了来自中国的压力。所以他只有对中国强硬,才能重拾美国人信仰里的“天定命运论”,形成两党共识。


第二,拜登的强硬跟特朗普不太一样。特朗普把中国当作替罪羊,把美国所有的问题都怪罪于中国,采取的是简单粗暴的做法。拜登不会这么做,他在指责中国的时候非常精准,比如中国在哪个贸易规则上、在劳动权益的哪个问题上对美国进行了“伤害”。他所谓的“重拾多边主义”是美国领导的多边主义,不是真正的多边主义。所以对华强硬是出于国内政治和拉拢盟友的需要。


但这种强硬也有虚的一面,为什么?特朗普的7500万铁粉已经把中国列为敌人了,为了团结美国,他必须要显示继续对华强硬的姿态,这样才能笼络这帮人。拿中国说事、对华示强,在拜登看来是最便宜也是最容易团结美国的做法。


所以,我认为对付拜登或者他手下人对华示强声音的时候,我们要区分清楚,哪些是真的强硬,哪些是言词上的强硬,哪些是他不得已的强硬,需要精确分析,更加专业性、系统性地跟拜登政府打交道。


05 拜登时代,是否有可能出现新的中美摩擦?


百通社:目前中美的结构性矛盾仍然存在,在高科技领域,香港、台湾、印太等传统地缘政治领域,经贸领域等,您认为两国有没有可能发生新的摩擦甚至对抗?


王义桅:非常有可能,但总体上我觉得中美关系走向应该是L形的。特朗普执政4年,中美关系跌到了谷底,美国自身也受到了严重伤害,所以拜登一定要换种打法,需要止损。现在中美交流基本上停止了,各种机制需要恢复。他还需要接收中国留学生,需要中美之间的交流,需要在一定程度上跟中国合作解决气候变化、核问题等全球性多边主义议题的挑战。


拜登现在主要的精力是对付国内,是求得团结,所以他在就职演说里根本没提到中国,说明他一开始,尤其是在执政的头一年,重点要修复特朗普留下的烂摊子,没有精力对付中国。所以目前对中美关系来说,正处于窗口期。


我们遇到的对手很强大,不会像特朗普那样乱来,所以需要我们更加有专业性地应对,同时也要尽力争取美国的盟友,他们并非铁板一块。而且,通过跟拜登合作、共同解决美国面临的重大全球性挑战的方式来修复中美关系,在一定程度上是有可能的。


百通社:拜登任命的美国国家委员会“印太协调主任”,也是美国对华政策的主要执行人坎贝尔日前提出一个观点,说要阻止中美关系直线下坠,需要双方先各退一步,然后再各前进一步。您认同这种观点吗?如果真要进退,需要在哪些地方“退”,在哪些地方“进”呢?


王义桅:坎贝尔的观点是很专业的,我们外交上经常讲“相向而行”,不能就是我退、你进,这肯定不行。所以基辛格说中美关系“回不到过去”,意思就是美国不能继续塑造中国了,中国现在也在塑造美国,这也符合中美关系发展的态势。


坎贝尔说中美“退一步”和“进一步”是什么意思呢?拜登政府会继续执行“印太战略”,美国的“进一步”是把印度弄过来,破坏中国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倡议。


原先美国对中国有三个岛链的封锁,台湾、关岛、夏威夷分处三个岛链,但中国现在由于军事能力的发展,美国在此已没有太多优势,所以必须跳出三个岛链,在印度洋上跟你决斗,借助印度对付你。印度跟中国发生过1962年的边境战争,现在跟中国还有“瑜亮情结”,老是把超越中国作为一个目标。所以美国充分利用了印度的这种心理,而且对付中国这种体量的国家需要重量级的、人口跟中国一样多的印度。这也体现了美国外交的连贯性。


美国要求中国“退一步”,比如中国在斯里兰卡、巴基斯坦等国建有港口,所以他要求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要调整,不能在当地搞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来破坏所谓的“安全”。


至于美国退什么,最起码不能从言词上把中国作为一个敌人。拜登说中国是个“战略竞争者”,竞争者毕竟不是敌人,他不会去盲目刺激和挑战中国的底线。


但是,拜登政府还是会进攻,比如在新疆问题上,继续指责中国在新疆搞种族歧视、种族隔离、种族清洗等等,还要鼓动国会通过这样的议案。需要注意,疫情之下,传统的人权问题又跟人脸识别、健康码等新事物连在一起,美国某些政客也在借此指责中国侵犯隐私权等。所以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指向将更为精准。


06 中美会在高科技领域发生“脱钩”吗?


百通社:拜登时期,中美在高科技领域会发生“脱钩”吗?拜登会不会像特朗普那样大肆打压华为等中国高科技企业?


王义桅:特朗普时代中美在很多领域开始“脱钩”。拜登不会明确说跟你“脱钩”,但在技术上太过依赖中国对美国的利益是不利的,而且美国精英认为中国利用现有的这套体系实现了高科技迅速发展,用来挑战美国霸权,所以某种程度上拜登也在搞高科技“脱钩”。


他会通过拉拢欧盟等经济体搞技术同盟孤立中国,通过强行绑定人权、隐私权等问题打压中国高科技,而不只是简单的围剿。这背后体现的是一种精准的算计。


拜登经验老道,团队都是老手、非常专业,所以下一步他们要更多地依赖规则,要么制定新规则限制你,要么依靠老规则跟你打官司,这是我们跟拜登打交道时必须要注意的。


中国高科技在赶超美国,这是美国无法容忍的。但是拜登不会像特朗普这样乱撒胡椒面,他会更精准进行打压,做到既能够限制中国,也符合WTO一些规则,或者符合美国一些国内的法律。


高科技产业是一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产业链,如果剥离了这个,美国的企业也会受到伤害。中国有将近10亿网民。就像高通说的,如果我的芯片不卖到中国,我卖到哪儿去?


拜登的支持者,有来自华尔街的,有来自硅谷的,还有来自新能源产业的,与中国都有合作。尤其新能源方面,你说你搞气候变化,搞页岩气,要搞新能源必须要跟中国合作,跟欧洲合作。


在高科技领域,其实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所以,拜登政府不可能完全跟中国搞剥离,他也认识清楚了,不可能真正意义上跟中国脱离。


07 您如何看待下一阶段中美经贸摩擦走向?


百通社:经贸其实是中国跟特朗普政府第一轮真正的过招。美国新任贸易代表戴琦虽然是华裔,但我们也不能抱着过于乐观的态度。您如何看待下一阶段中美经贸摩擦走向?


王义桅:摩擦会继续,包括欧洲也认为他们与美国之间的摩擦会继续,不光是咱们。


拜登他也搞保护主义。美国1.9万亿美元经济刺激计划里面,很多是在印钞票,也就是说刺激经济本身,其实又在滥用美元霸权,这是毫无疑问的。拜登强调高标准、高规则,强调非关税壁垒,强调劳工权益的保护,强调WTO,强调多边、盟友,我们必须要有针对性地对此进行回应。


美国现在跟欧洲搞数据和数字化基础设施建设,其实就是在针对你的“一带一路”,此外,美国还搞了一个数据的全球联盟,从自己国家搞起,然后放大到欧亚国家。


无论是特朗普还是拜登,美国的逻辑很简单,就是在人工智能上,你不能赶超我,在军事上我还得继续维持我的霸权。所以说,中美之间的竞争越来越多深入到高科技领域,尤其是数据、规则、标准中去,这个是拜登跟我们博弈的焦点。


08 拜登政府是否会孤立中国?


百通社:拜登政府是否会孤立中国?


王义桅:我们讲,天安门城楼上写的是——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我们从来不想孤立谁,也不想被谁孤立。当然我们也不怕,我们不想,但也不怕。


中美之间不会直接打仗,但是这种高科技的竞争随时随地在进行。中国有完整的高科技产业链,这是不会轻易受到动摇的。特朗普打了三年半的贸易战,我们产业链还是完整的,其实有内在的规律。


我们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但特朗普试图用上层建筑去决定经济基础,所以他失败了。我们必须要从战略上藐视美国,但战术上重视美国。如今,我们的产业化、工业化已经得到了充分的实践了,产业数字化和数字产业化也在大规模推进。从战术上,我们还是要重视美国,不能让他们铁板一块,搞什么民主同盟,高科技同盟来排斥中国。


09 如何看待中美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合作?我们还要不要继续韬光养晦?


百通社:拜登承诺上台之后第一天就重返巴黎协定,现在已经重返了,并签署行政命令,致力于解决气候变化等问题,您如何看待这个事情?


王义桅:我现在就担心,拜登说美国要重返巴黎气候协定,但他不会提出像欧盟和中国一样的碳综合计划。所以,特朗普很可能只是拓展一些新能源,但不会减少更多能源的使用。


美国谈到碳减排的时候,不会像中国那样,中国真是用最革命的方式来减少碳排放的。而美国呢,美国人就是要住大房子,开大车子,像别克那个耗油这么大的,你让他一下子简衣缩食,他不可能改变的。


美国重返气候协定,大概率只是一种机制上的重返,民意上的重返,但真正意义上改变美国的生产生活和思维方式是很难的。


百通社:网友说中国从什么时候开始能够根据自己的战略来调整中美关系,而不是根据美国的战略“随风起舞”,这可能是网友的一种想法,一种观点。您怎么来看?


王义桅:我们早就已经在调整了,我们原来讲的是和平崛起,和平崛起是在美国的体系下,不挑战美国霸权那种方式。而我们现在就是要实实在在地践行“一带一路”倡议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我们进一步提出要构建国内国际的“双循环”,就已经告诉你,我不靠美国了。其实,也不是说不完全靠美国,就是不说过于依赖于美国了。中美关系早就不是“随风起舞”了,中国是在引领经济全球化,不再是叫参与。这是一个重要的区别。


有网友问说,中国还应该继续韬光养晦,继续谦虚谨慎吗?当然,作为一种文化来讲,做人确实应该低调,确实应该韬光养晦,这个没问题的,但是你现在韬不了了,个头也好,不光是数量上,质量上都已经在挑战美国了,你回到以前的韬光养晦是不可能了。只有主动的谋局才能够变被动为主动。


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这个是重要的观点,所以中美之间博弈,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充满着挑战和风险,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他一定是很长远的。我们一步步在推进两个一百年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各种战略布局已经早就在推进了。


所以我们就放心吧,关键是我们要咬住青山不放松,要不忘初心,就是不要因为有些打压,有些波动就动摇我们一些信念。特朗普最失败的地方就是打压了中国三四年,没把中国的自信心给打掉,没把中国的布局给打掉,而且中国还越战越勇。


10 如何看待特朗普和美国国内民粹政治的走向?


百通社:再回到国内,拜登的执政之路非常艰难,比如特朗普民粹主义势力仍在,他还在叫嚣着要东山再起。您如何看待特朗普和美国国内民粹政治的走向?


王义桅:特朗普的告别演说,其实体现了一个政治素人的无奈。他说自己会以某种形式回来,所谓的回来竞选总统是不可能的,因为他已经两次被弹劾,可能还要被定罪。


所有对现状不满的美国人都团结在特朗普的周围。一帮人是铁锈地带的产业工人,比如底特律之前是汽车城,现在变成了“鬼城”,因为产业转移到中国了,所以,这帮人就针对中国。


另一帮人是白人至上的,比如,班农就是典型的种族主义的代表,这帮人甚至认为中国和美国肯定会发生“文明的冲突”。现在的美国确实是“两个美国”,一个是传统上的白人至上这种观念的美国,另一个是二战以后自由主义的,所谓领导世界,创造联合国的美国。特朗普是代表着那个老美国,拜登代表了那个新美国。这两个美国确实是一直在撕裂。


还有一波是美国的中产阶级,本来美国的社会是个橄榄型社会,大部分美国的中产阶级是比较稳定的,收入也比较可靠,价值观上也比较认可美国那套。现在不行了,中产阶级纷纷缩水,中产阶级变成了底层了,往底下走,上不去。有钱的人越来越有钱,而没钱的人越来越没有钱。而一般有钱的人也跌落到没有钱。


美国的贫困人口比中国多很多。中产阶级缩水怪谁呢?美国在怪中国,就是这种零和博弈的心态,这个是很麻烦的。所以,我们看到特朗普试图通过精准打击中国,来安抚这三波人的诉求。而拜登要去安抚这波特朗普的支持者,要搞团结是很难的。所以,特朗普的这种阴魂会不散的,特朗普的幽灵会在全球化上空中徘徊。他还会以某种形式再着陆,如果拜登四年干的不好,甚至两年干的不好,中间选举会把两党国会参众两院的席位拿掉的话,拜登就更困难了。




文章来源:百万庄通讯社,2021-1-21

责任编辑:郎亚娇、徐坤阳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