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察哈尔评论
愚君看天下 | 二战后东西方冷战的主要制造者(三)
发布时间:2021年02月22日  来源:察哈尔学会  作者:于洪君  阅读:86

编者按:本文为察哈尔学会首席专栏作者、中国前驻乌兹别克斯坦大使于洪君教授在《欧亚人文研究》季刊2020年第四期发表的文章。为节省篇幅,删除了原文注释、内容摘要、关键词及中英文作者简介。此为第三篇。


作者简介:于洪君,察哈尔学会首席专栏作者、中国前驻乌兹别克斯坦大使


面对美国强大攻势,苏联总体上处于守势,东西德国与朝鲜半岛被美国打造成冷战对抗的两大前沿阵地


对于美国来说,有了北约还嫌不够,还需要构建必要时可以同苏联直接进行军事对垒的前沿阵地。为此,华盛顿选择了两个国家:一个是欧洲的德国,另一个是亚洲的朝鲜。因为这两个国家当时都处于事实上的分裂状态,主权缺失,容易操弄。美国和苏联在这两个国家已经处于军事对峙状态,美国所要做的,就是将该两国的分裂状态长期化复杂化,使美苏双方在这两个国家的对立阵营化尖锐化。


在与苏联争夺东欧、实施马歇尔计划、组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过程上,杜鲁门政府特别重视分裂的德国对于美国的战略地位和特殊价值。因此,杜鲁门政府不顾战时盟国早就达成的关于德国未来须由各方共同协商解决的协议,也不顾苏联方面的强烈反对和警告,先是拉拢英国与法国,实现美英法占领区合作,而后又拉拢荷兰比利时和卢森堡,以5国协商方式推动成立西德政府。苏联对此强烈不满,莫洛托夫外长曾经非常强硬地表示:苏联“不能漠视过去几年中所发生的侵犯它的合法利益的那些事情”。


1948年2月,即亦美国与英法荷比卢商讨建立西德政府时,苏联军事当局开始禁止西方人士进入苏军占领下的柏林。4月1日起,柏林与德国西部的联系被切断,“柏林危机”爆发。6月18日,一意孤行的美国联手英法两国,宣布在德国西部地区实行货币改革,迈出分裂德国的重要一步。作为报复措施,苏联通过技术手段,收紧对柏林的封锁,只保留三条空中走廊畅通。美方采取对应措施,封锁苏占区。战争阴云又一次笼罩在德国与欧洲上空,大有一触即发之势。


1949年初,苏联方面采取主动,逐步放松了对柏林的封锁,目的在于剥夺美国以此作为其好战叫嚣的主要依据。经过反复谈判,5月5日,柏林封锁宣告解除。8-9月间,合并后的美英法占领区举行议会选举,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宣告成立。此后,10月3日,苏联支持下的德国统一社会党在苏占区举行中央全会,决定建立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是谁分裂了德国,谁的责任更大,岂不一目了然!


在东北亚地区,美国也是沿着这样的思路,不断制造冲突和对抗,最终将单一民族国家朝鲜撕裂为两个国家。1945年8月10日,日本决定投降的消息正式传出,杜鲁门政府为阻止已经对日开战并将进占朝鲜半岛的苏军挥师南下,紧急提议以北纬38度(三八线)为界,由美苏两国军队分区占领朝鲜。苏联领导人斯大林为顾全大局,毫不犹豫地接受了美方建议。8月15日进入朝鲜的苏军,认真遵守承诺,很快从已经占领的三八线以南地区后撤,等候美军。迟至9月8、9日才登陆半岛的美军,轻而易举地占领了包括旧都汉城(今首尔)和仁川、釜山两个重要港口在内的南部地区。


美苏两国分区占领朝鲜之后,本应在半岛南北两方同步进行民主改革和经济重建,条件成熟时组织统一选举,成立新的国家政权。但美国从构建遏制苏联扩张、防范亚洲共产主义运动的战略桥头堡这一地缘政治需要出发,将分裂朝鲜、控制南方作为其半岛政策的核心内容。为此,杜鲁门政府背弃了美方此前作出的同意国际社会先在半岛实行托管,而后建立统一国家的承诺,竟以原日本总督府为基础,建立由美军控制下的南朝鲜军政府。后又改变招数,宣布美方建立的军政府为南朝鲜唯一政府,借以阻止成立统一的朝鲜临时民主政府。为成立统一的朝鲜政府而成立的美苏联合委员会,也因美方恶意抵制和破坏,无法正常活动。


1947年2月,美国一个特别委员会向杜鲁门总统提交一项机密备忘录,强调为了遏制苏联,美军绝不能退出南朝鲜。刚刚被美军从夏威夷接回汉城的李承晚,开始在美国支持下着手建立南朝鲜政府。杜鲁门政府承诺,只要该政府由右派活动家组成,美方愿意提供6亿美元贷款。而后,经过一系列非常复杂的政治操弄,1948年2月,美国策动“小型联大”通过了在南朝鲜单独举行选举的“决议”,5月9日,南朝鲜举行了投票率不及选民总数30%的国民议会选举。8月15日,大韩民国政府宣告成立。


1949年6月30日,美国宣布,南朝鲜美军已全部撤出。但7月1日,美国又宣布,美方将在南朝鲜设立军事顾问团。李承晚政权的军队和情报部门,从此完全置于美国控制之下。正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苏联占领军于1948年8月25日在北方组织了朝鲜最高人民会议选举。9月9日,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是谁分裂了朝鲜,是谁将冷战引向了东方,是谁埋下了后来的朝鲜战争伏笔,一切都不言自明!


这一年的10月1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中国宣告诞生。美国出于根深蒂固的反共偏见和狭隘的地缘政治利益,不仅没有及时给予新中国以外交承认,反而要求西方各国同美国一道,组成不承认中国新政权的“共同战线”,并且还在完全排除中国的情况下,单方面和日本缔约,构建旨在对付苏联和新中国的美日同盟。1951年9月,作为冷战扩散至亚洲的重要标志物《美日安全保障条约》,正式出笼。


从上世纪40年代中期冷战爆发到现在,时光已经流逝了70余年。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国际社会普遍认为,冷战时代已经终结,随之而来的,将是对话替代对抗,缓和代替紧张,和平与发展作为不可阻挡的时代潮流,将浩浩荡荡,一往无前。然而,事实并非完全如此,历史也并非那么简单。在国际舞台上处于“一超独大”地位的美国,冷战思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顽固,霸权主义行径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野蛮。只不过,华盛顿将要遏制的主要对手,换成了正在和平崛起的中国。当然,美国也没有放过已经实现社会转型,但仍然拥有巨大发展潜能的俄罗斯。美国遏制中俄两国的理由,与当年遏制苏联毫无二致:一是所谓反对“极权主义”,二是所谓抵制“威胁”与“扩张”。由此不难看出,当今的美国,虽然综合国力早就今不如昔,但在制造矛盾、培植仇恨、加剧对抗、深化危机、操控全球事务方面,霸气不减当年。其根源不在于某位总统的个人品格和素质,而在于根深蒂固的美国政治文化。诚如美国人基辛格所说:“美国的价值观使美国人自认为有义务向全世界推广这些价值”。


由此可见,输出本国模式与主导世界进程的“美利坚精神”,作为美国不可改变的政治文化基因,今后相当一段时期,仍将是美国对外战略的最重要指导思想。美国的冷战思维和霸权行径,将与美国的国运兴衰相伴始终。对此,包括我们中国人在内,国际社会必须有充分的认识和足够的准备。




责任编辑:郎亚娇、方柔尹

图文编辑:徐坤阳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