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察哈尔评论 > 贺文萍
贺文萍:自贸区启动,非洲一体化迎来里程碑时刻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21日  来源:《工人日报》  作者:贺文萍  阅读:207

阅读提示


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于1月1日正式启动,这将极大促进非洲内部贸易、推进工业化、创造就业,同时还可增进非洲和外部贸易伙伴的关系。在当今国际上出现一些反全球化逆流以及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大背景下,非洲自贸区的启动凸显了非洲国家希望通过经济一体化进程以团结的力量迎接国际环境变化的挑战。


在2020年12月举行的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第13届首脑特别会议上,非盟现任轮值主席、南非总统拉马福萨在视频会议中表示,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将于2021年1月1日正式启动和开始第一笔交易。


这是非洲大陆一体化项目中最重要的里程碑之一。非洲自贸区建设将极大促进非洲内部贸易、推进工业化和竞争力,并有助于创造就业机会。其释放出的区域价值链,将帮助非洲更有意义地融入全球经济。


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协议于2019年5月30日正式生效,原计划在2020年7月正式启动实施,但由于新冠疫情被推迟。


按成员国数量评判,非洲大陆自贸区将是世界贸易组织成立以来全球最大的自由贸易区,将促成一个覆盖12亿人口、国内生产总值合计2.5万亿美元的大市场。


在当今国际上出现一些反全球化逆流以及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大背景下,非洲自贸区的启动凸显了非洲国家希望通过经济一体化进程以团结的力量迎接国际环境变化的挑战。


为非洲发展注入新动能


非洲大陆自贸区建设旨在进一步降低关税、消除贸易壁垒,促进区域内贸易和投资发展,实现商品、服务、资金在非洲大陆的自由流动,从而使非洲各经济体形成单一大市场。


自贸区的正式启动实施,将使自贸区成员国之间的进出口货物贸易实现零关税、零配额,自由流通。


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预计,自贸区协议实施后,通过逐步取消针对90%的商品关税,并进一步促进服务贸易自由化,非洲大陆的域内贸易比重将从当前的14%提高到2022年的52%。如果非关税壁垒同时减少,非洲区域内贸易总量有望较2010年翻一番。


非洲统一大市场的形成不仅将极大提高非洲国家间的区域内贸易,减少非洲内部的经商成本,创造商业机会,提升非洲工业化和产品生产水平,也能创造就业,支持经济可持续发展并改善非洲民众生活水平。


非盟希望并预测,到2035年,自贸区能够使3000万非洲人摆脱极端贫困、7000万非洲人摆脱中等贫困,为非洲大陆的脱贫和发展注入新动能。


同时,非洲大陆自贸区的建立还可增进非洲和外部贸易伙伴的关系,为非洲自身和贸易伙伴创造更大市场,实现共赢。


一方面,自贸区的成立可以有效降低外国产品特别是欧洲和亚洲产品进入非洲市场的成本;另一方面,自贸区的成立可为外国直接投资创造一个巨大的市场,提高吸引外资的营商环境,减少外资投资的障碍,为外国企业在非洲投资打下坚实基础。


团结推进非洲一体化


独行快,众行远。非洲文化和政治生活中素来重视集体主义和团结一致。建立非洲大陆自贸区不仅是非洲发展的必然之路,也是非盟《2063年议程》的一项“旗舰”工程。


2013年5月,非盟在召开庆祝“非洲统一组织成立50周年暨非盟特别峰会”时,发表了规划未来50年的非洲“2063年议程”草案,体现了非盟加快推进非洲一体化的共识和决心。


自那以后,近年来的历届非盟峰会几乎都要讨论一体化进展问题。


早在2015年6月,非盟成员就启动了非洲大陆自贸区谈判,希望借助自贸区进一步降低关税、消除贸易壁垒,促进商品、服务和资金流动,从而将非洲各经济体汇集成单一市场,深化非洲经济一体化。


2018年3月21日,44个非洲国家在卢旺达首都基加利举行非盟首脑特别会议并签署成立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协议。


仅仅一年多之后,随着非洲联盟委员会递交成立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协议批准书的成员数量达到规定门槛,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协议于2019年5月30日正式生效。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够在拥有众多国家、经济发展水平 参差不齐的非洲大陆达成一个高水平的自贸区协议,的确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


未来需跨越多重挑战


俗话说,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尽管非洲自贸区实现后的愿景诱人,但要跨越现实中的重重挑战,实现这些愿景也并非易事。


首先,非洲大陆国家数目众多,市场高度碎片化,与世界其他大洲相比是区域内贸易比例最低的大陆。据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非洲区域内贸易占非洲大陆贸易总额的17%,而这一比例在欧洲是69%,在亚洲是59%。


另据《非洲经济展望2019》报告显示,非洲有16个内陆国家,碎片化程度远甚于其他大陆。2017年,76%的非洲国家的人口不足3000万,约一半国家的GDP不足100亿美元。


其次,自由贸易区的建立对发展程度不同的国家会产生不同的“初期效应”,一些强势经济体会很快受益,而一些弱势经济体则会面临产业冲击、失业等负面影响,成员国内部也还存在利益再分配问题,等等。一旦处理不当,恐将伤害贸易自由化在非洲的发展。



作者简介:贺文萍,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

文章来源:《工人日报》,1月1日8版

图文编辑:翟悦

责任编辑:徐坤阳、方柔尹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