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察哈尔评论 > 王义桅
王义桅、吴昕泽:北约的“世界观”问题
发布时间:2020年12月31日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王义桅、吴昕泽  阅读:1146

近日举行的北约外长会,重点讨论了北约改革、俄罗斯军力建设和阿富汗等议题,并专门形成关于中国的全面报告。会议反映出其修复跨大西洋关系、配合美国外交政策的倾向,需要加以关注。


首先,跨大西洋关系有望得到恢复和加强。特朗普政府上台后,一方面抛出“北约过时论”,另一方面则不断向其他成员国施压,要求分担更多的防务开支。而在从叙利亚撤军、伊朗核协议、《中导条约》等问题上,美国与北约盟友之间几乎没有任何协调。法国总统马克龙甚至称特朗普是第一个与欧洲盟友想法“格格不入”的美国总统,指责北约正在经历“脑死亡”。


此次会议正值美国大选结束后不久。早在11月23日,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就曾与拜登交谈,表示愿与拜登紧密合作以加强美欧之间的纽带。双方还讨论了跨大西洋联盟作为集体安全基石的重要性。有分析认为,拜登上台之后,有望回归多边主义,在贸易、投资、科技等领域更加重视规则的作用。这也意味着,在新形势下的多边主义规则博弈中,美国将更多听取盟友的意见、借助盟友的力量。


其次,北约将依托“共同价值观”团结全球伙伴。此次外长会上,在讨论涉及全球力量平衡转变和中国崛起等议题时,澳大利亚、日本、新西兰和韩国等北约的亚太伙伴以及芬兰、瑞典和欧盟高级代表也参与了讨论。同时,北约还邀请了格鲁吉亚和乌克兰的外交部部长讨论了黑海地区问题。在会议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斯托尔滕贝格表示“志同道合的民主国家必须共同努力”“在维护价值观方面,我们有共同的利益”。可以预期的是,北约未来将利用所谓“共同价值观”,团结全球伙伴,来打造“全球北约”。


最后,会议对中国和俄罗斯的关注,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北约仍然面临“世界观”和“路线”问题。北约本是冷战对抗的产物,其章程原本将自己的行动限定在跨大西洋区域。然而,在冷战结束多年之后,北约仍抱守过时的零和思维,将俄罗斯、中国列入北约安全议程。


在北约一个专家组发布的“反思文件”《北约2030》中,俄罗斯仍被视为北约最主要的军事威胁。虽然中国只是“对手”而非“威胁”,但文件的起草者仍把中国的崛起看作北约战略环境中最大、最具影响力的一个变化,敦促北约投入更多的时间、资源和行动来应对中国带来的“安全挑战”。这一方面是为了凸显北约存在的意义,以维护自身的“合法性”;另一方面也说明北约仍在被美国牵着鼻子走,被当作美国谋求全球霸权、实现自身利益的工具。


其实,在德法等主张多边主义的欧洲国家看来,无论是中国还是俄罗斯,在经贸和全球治理等领域,都是不可或缺的合作伙伴。


当今世界正在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世界面临的不稳定不确定因素正在增加。各国命运休戚与共,紧密相连,唯有超越分歧,凝聚合力,加强和完善全球治理,真正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才能共同应对挑战。


当前,北约仍然发挥着“美欧关系纽带”和欧洲安全“保护伞”的作用。然而,如果其固守过时的冷战思维与零和观念,坚持搞地缘竞争、大国对抗那一套,那就真的需要反思一下自己的“世界观”了。



责任编辑/唐春云 徐坤阳


作者:王义桅,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吴昕泽,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博士研究生

来源:《解放军报》2020年12月17日11版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