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察哈尔评论
张敬伟:拜登能否突破中美“新冷战”困局
发布时间:2020年11月19日  来源:联合早报  作者:张敬伟  阅读:187

本次美国大选,在一片混乱中开出了结果,拜登赢了。


拜登赢得步步惊心,特朗普尚未放弃法律维权。未来一段时间,大选余波依然会激荡出不确定性的涟漪。包括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纽约时报》等主流媒体认为,不管谁赢,美国都难以回到过去了。


的确,特朗普连任会给美国和全球制造更大的麻烦。拜登胜选,不仅要收拾特朗普所留下的烂摊子,还要解决美国社会严重撕裂的结构性难题。《时代》周刊最新一期的封面题字竟是:即使乔·拜登赢了,他管理的也是唐纳德·特朗普(“治下”)的美国。


相比糟糕内政,拜登也有复杂的外交难题。特朗普破坏的盟友关系要修复,濒临“新冷战“的中美关系更要调整。拜登能够突破中美“新冷战”困局吗?


特朗普不仅用贸易战、科技战颠覆了中美40年来所形成的深度利益关系,也向美国人证明了美国经济完全无惧对华贸易战。他还得寸进尺,对华开启了更加严厉的科技战,提出要和中国完全脱钩。


特朗普此举相当疯狂。这也成为拜登任期内调整对华关系的难题。一方面,在特朗普营造的反华主流民意下,拜登也很难逆转这样的反华大势。加之美国国会两党存在反华共识,拜登也只能顺反华大势而为。


另一方面,拜登当选,让特朗普和支持他的人成为坚定的反对派,甚至会变成潜在的暴力点。因此,拜登对华政策将受到特朗普及其支持者的掣肘。正如特朗普通过对俄罗斯更加强硬,以摆脱“通俄门”的影响,拜登要摆脱他和儿子的通华丑闻,也只有通过更加反华的方式来证明自己。


中美关系还要看拜登搭建的班底。特朗普任内,总统本人未必是真正的反华者,而是一个通过反华获取贸易利益的功利者,这才有了《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才有了特朗普号称的对华贸易战的胜利。


若无疫情袭来,特朗普未必对华展开全方位的“新冷战”。糟糕的是,特朗普周边聚集了一大批的反华坚定分子,从前首席战略师班农到副总统彭斯,再到国务卿蓬佩奥,他们才是美国反华路线的设计者。拜登任内,若任用一大批民主党的反华派,美国政府依然会奏出强烈的反华大合唱。


这是中国所必须警惕的。毕竟,相比蓬佩奥们的反华游说,民主党反华派更善于操弄意识形态,也更容易在全球范围内激起反华共鸣。可以说,拜登任期内的中美关系走向,除了他本人的中国观,更重要的是他的执政班底。拜登的年龄比特朗普还老,而且缺乏特朗普的活力和个性。


有观察家认为,拜登或最多维持一个任期。任期内,拜登要解决的国内问题,如疫情、族群撕裂、移民政策等,足以让他焦头烂额。在此情势下,拜登很难再像特朗普时代那样,处处和中国为敌,更可能的是借力西方盟友,或在亚太重组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圈的方式,恢复奥巴马时代的对华“融合政策”。


拜登任期内的中美关系,或可解除目前“新冷战”的死局。贸易层面也好,科技领域也罢,拜登政府还是要回归传统,不像特朗普那样咄咄逼人。毕竟,讲规则和规矩——起码表面上讲规矩,正是拜登建制派政府的底色。


因此,中美贸易战和科技战的压力会相对减少,中美经贸和科技关系虽难回既往,但可回到正常的协商博弈轨道,实现一定程度的双赢。毕竟,特朗普时代对华的贸易战叠加科技战,不仅让中国科技企业陷入困顿,美国相关产业也备受煎熬。


台湾、香港、新疆等涉及中国内政的领域,拜登政府会加大遏华力度,也会回到联合盟友集体对华的老套路上来。不过,拜登政府不会挑战“一个中国”的底线。此外,在疫情方面,拜登一直在批评特朗普政府抗疫不力的责任,但并未称作“中国病毒”,所以算是比较理智的。总而言之,拜登时代的中美关系,会脱离反智主义的零和模式,重回务实理性的竞争常态。


拜登时期,中国面临的最大不安,或是美国重组反华联合阵线。奥巴马时代,美国强化了从亚(印)太到大西洋两岸的反华同盟,尤其在亚太区域,美国通过亚太再平衡战略和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给中国带来很多压力。拜登强调要重拾奥巴马时代的对华“融合政策”,值得中国关注。不过,经过特朗普时代的破坏,全球形势已发生结构性变化,尤其是美国大选所呈现的乱象和美国疫情的蔓延,严重损害了美国的形象和领导力。


缺乏活力和不确定性的拜登政府,能否重构奥巴马时代的美国领导力,尤其是反华动员力,都值得怀疑。


拜登时代,中美关系有了一定的确定性。



责任编辑/徐坤阳 方柔尹



作者:张敬伟,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来源:联合早报,2020-11-12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