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察哈尔评论
洪源: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剖析:拥枪权下的社会分裂
发布时间:2020年11月17日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洪源  阅读:145

2020年5月底,在美国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非裔美国人乔治·弗洛伊德因遭警方暴力执法而死亡。这一过程被路人拍下并放到网上,立即引发了全美范围的愤怒。时至7月,“我不能呼吸”“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议浪潮已蔓延至200多个城市。这次抗议活动虽然是由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但其实质原因是美国社会长期存在的种族歧视问题和收入差异导致的利益阶层矛盾。种族歧视现象既是曾经的殖民和拥奴历史的遗留问题,也是美国现代社会贫富分化造成的社会深层分裂的后果。这些都集中体现在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对于公民拥枪权的制定初衷和运用规则的细节处理上。

一、奴隶制的影响带来社会不平等


美国是一个直接从采用奴隶制的殖民地脱胎而来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只经过了不到300年的发展,在政治制度、立法执法、社会趋向等方面都带有那个时代的烙印。历史上,非裔美国人和白人奴隶主之间的斗争是美国最为突出的社会矛盾之一,从蓄奴、追捕和贩卖奴隶、种族隔离到种族歧视,历史和现实中的种族对立和仇恨都可以说是很难消除的。美国是一个注重经济自由主义的国家,许多美国人认为政府对经济活动的干预越少越好,这就导致其在消除白人和有色人种间的经济差异方面努力不够。


尽管经过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非裔美国人民权运动后,政府在教育和福利上对非裔美国人群体有一些政策倾斜,但仍然无法改变非裔美国人的命运。美国的底层体力劳动者、失业者、辍学者、低技术劳动者、低薪阶层多来自非裔和其他有色人种。另外,许多美国白人拥有根深蒂固的优越感,在警务执法部门这个问题尤为突出;再加上非裔美国人群体的犯罪率较高,导致有罪推定和选择性执法问题经常出现,已经形成了恶性循环。从历史角度来看,美国甚至包括一些欧洲国家的种族歧视问题不仅会长期存在,而且在日益恶化。


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暴发后,非裔美国人由于无法享受更好的生活、卫生和医疗条件而死亡率较高;同时,受教育水平低导致许多非裔美国人失业,让他们失去了经济来源且面临各种压力,甚至可能因无法支付房租而被扫地出门。不仅如此,美国的食品供应是在不同等级市场用价格来严格分级的,疫情期间供应不畅、物价上涨,使得贫穷的非裔美国人群体雪上加霜,无法以低廉价格获得优质食品。虽然各州政府和慈善团体等都在发放免费餐食,但是非裔美国人群体面临的严重粮食短缺和食品安全风险,要远高于其他群体。


蓄奴制度的历史、不同种族经济实力和阶层差别等都是造成非裔美国人对社会和现实不满的原因。由于自身能力和知识运用等方面的限制,非裔美国人的反歧视运动往往仅限于对社会的绝望和愤怒,从美国近年来爆发的多次抗议活动中不难看出这一点。但是有关抗议活动的纲领性口号“黑人的命也是命”却被某些人顺势歪曲成“黑命贵”,这反映出美国社会各族群关系混乱撕裂,各阶层间存在难以弥合的鸿沟。


彻底消除种族间的经济和政治不平等,是妥善解决美国种族歧视问题的核心所在。为此,需要在政治和经济上进行更广泛的变革以解决深层次问题。弗洛伊德之死只是引起了非裔美国人和社会上的悲戚共鸣,若想彻底解决社会不平等问题,仅靠美国现任政府、社会舆论和其法律制度本身是难以做到的。考虑到有关理论准备也尚不成熟,美国解决种族歧视问题的变革之路可以说依旧任重而道远。


二、宪法第二修正案导致拥枪权差异


目前,美国的社会族群分裂仍然处于蔓延状态,而围绕拥枪权和拥枪数量、质量的斗争成为有关冲突的关键节点。其根源就在于1791年12月15日生效的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支持这一修正案的主要是美国白人,非裔美国人并不多。美国白人一直都有广泛和严密的民团组织,数量多且合法,他们定期组织聚会和训练,其中许多人都可以合法购买和拥有枪支。而非裔美国人却没有类似的组织,并且相当一部分非裔美国人因有犯罪记录而无法通过合法途径获得和拥有枪支。


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原文为:“A well regulated Militia being necessary to the security of a free State, the right of the people to keep and bear Arms shall not be infringed.”即“纪律优良之民众武装(或民团/武装民团)乃自由邦国安全之必需,故人民持有并携带武器之权利不受侵犯”。这一修正案受到了一些人的吹捧,认为其是以暴治暴、武力反抗暴政的最佳方式。但这纯粹是为了蒙蔽人民而进行的宣传,更不是第二修正案的真正本意和立法原因。


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有着特殊的历史背景,其真实意图是虚弱的联邦政府授予各州独立组织、训练和使用武装民团的权力。美国独立战争期间,各州的成建制武装力量被调归联邦指挥,为了防止奴隶们反抗,各州政府和奴隶主要求另组武装民团。宪法第二修正案的出台实际上是为了紧急将各州奴隶主的武装民团合法化,承认并纳编为地方政府和奴隶主私人的重要武装与镇压力量,所以宪法第二修正案被解释成自由人有拥枪的权利。但众所周知,奴隶是不享有自由权利的,而所谓自由人在当时的真正含义就是特指白人奴隶主及其私人武装,故当时的美国武装民团并不包括非裔美国人。


这一具有偏袒性的修正案打造出的特殊权利和武装民团,成为白人奴隶主安身立命的根本之一。而非裔美国人和美国白人的经济、政治地位差异,对于枪支和武装民团完全不同的看法,造成二者面对拥枪权问题时心态不同。


时至今日,会员主要为白人的美国步枪协会(NRA)仍然拥有很大的影响力。它不仅通过会员缴费和枪支弹药交易、改装、训练等获得了极大的经济收益,而且事实上成为以白人为主体的训练、武装和联络俱乐部或称新武装民团。


能够进入美国步枪协会的非裔美国人堪称凤毛麟角。非裔美国人犯罪率较高,约1/3成年男性非裔美国人有犯罪记录,这导致他们无法通过持枪审查。不仅可以合法拥枪的非裔美国人数量较少,而且在所持有枪支的类型、弹药质量、火力强度、改装配置等方面,非裔美国人和白人拥枪群体也完全不在一个层次。


三、固有矛盾难以解决且可能激化


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在制定之初就存在重大历史问题。迄今为止,美国社会中因曾经实行奴隶制度而导致的种族差别和矛盾冲突依然没有得到弥合,美国宪法有关条款本身存在的问题与各种矛盾交织在一起,则让问题更加难以解决。


目前,非裔美国人的抗议活动还没有明晰的政治纲领和诉求,组织体系也无从谈起,尚处于盲目发泄愤怒的阶段,这是其绝望情绪的表现。相反,有组织的是一些白人极端政治团体。他们为非裔美国人提供工具、条件,制定行动计划,以期利用非裔美国人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从社会稳定的角度来看,白人武装民团的危险性远高于非裔美国人。在美国政治趋于极端化的影响下,新旧矛盾不断积累,即使是意外或偶然事件也可能刺激到这些组织,从而给美国社会的安全稳定带来威胁。


近日,美国的新冠肺炎疫情形势急转直下,多个州的病例数量连日上升。如果疫情一直得不到缓解,甚至发展得更加严重,其所导致的经济停滞期就会拉长,服务业等行业的失业率会重新高涨。在这种情况下,对于生活无着的非裔美国人而言,联邦政府发放的救济金可谓杯水车薪,社会矛盾将进一步激化,美国社会的稳定性也将受到更多的不利影响。



作者简介:洪源,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军控与防扩散中心秘书长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20年7月27日,总第1975期

责任编辑:方柔尹、徐坤阳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