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察哈尔评论
张敬伟:后安倍时代的内忧外患难以破解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09日  来源:三策智库网  作者:张敬伟  阅读:138

安倍因病辞职,既在意料之外也在预料之中。


安倍晋三高中时患上溃疡性结肠炎。年轻时落下了的病根,成为其终生的困扰。2007年他首次担任首相,不久即因病辞职。自2012年算起,安倍已经当了八年首相,已经破了日本最长首相的纪录。因此,虽然他的任期要到来年9月结束,安倍晋三还是撑不下来了。其实,66岁的安倍在政坛上属于“当打之年”,但近两个月安倍不断入院的纪录凸显其治政已是力不从心。选择辞职,未尝不是明智选择。

 

安倍塑造了“长命首相”的政治传奇,却给日本留下了“烂摊子”,可谓其名也皇皇其国也惶惶。安倍第二任期执政八年,立志振兴经济,他射出了宽松货币和财政政策的“两支箭”,但是其“结构性改革”的“第三支箭”并未取得实际效果。

 

过去两年日本又逢中美贸易战,作为第三大经济体的日本在中美贸易摩擦中难得保全自身。今年偏又遭遇疫情袭击,东京奥运会延期,日本经济连续三个季度下跌,日本GDP降至十年来最低。日本最新民调显示,安倍政府支持率降至36%,为三年来最低。

 

然而,安倍因病辞职并非黯然下台。后安倍时代似乎依然在其掌握之中,因为能够承担首相之责的大员有好几位。尤其是安倍辞职之时并未明确继任首相,安倍似乎有意在布一场优化竞争的权力棋局,以便选出能够贯彻安倍既定政策的新首相。观察家们认为,目前,被看好的安倍接班人有副首相麻生太郎、前防长石破茂、现防相河野太郎、前外长岸田文雄(现任自民党政调会长)以及内阁秘书长菅义伟。这些自民党大佬中,石破茂属于反安倍派,岸田文雄则属于安倍派。麻生太郎坚持亲美反华,而执掌党务的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则主张改善对华关系。

 

自民党向来党内派系林立,自然要进行一场激烈的博弈,而且还有地方党务和国会系统不合辙的考验。不过,凭借安倍首相多年来的布局,善于政治精算的安倍首相或以成竹在胸,后安倍时代继续安倍路线当不成问题。

 

后安倍时代面临着三大难题。

 

一是日本经济的结构性困局难解。“安倍经济学”是有成效的,但并没有改善日本经济结构性的沉疴痼疾。在全球经济格局中,日本已经不占“C位”,制造业老化,信息技术支撑的新经济发展滞后,而且日本传统制造业不断曝出丑闻。日本经济面临着“吃老本”的尴尬。从上个周期的国际金融危机开始,“安倍经济学”一直采取宽松货币政策以及消费税改革的方式提振日本经济。但由于日本制造业没有跟上信息革命的步伐,加之老龄化社会来临造成的人口红利释放殆尽,日本经济缺乏创新动力和可持续发展的新动能。

 

中美贸易战迭加新冠疫情,“安倍经济学”也失去了改革动力。东京奥运会延期,不仅让奥运经济“冲喜”的愿景落空,也拉低了日本市场的信心。全球疫情形势前景不明,日本经济也面临着更大不确定性。

 

后安倍时代,提振日本经济颓势依然是日本最紧迫的难题,也是安倍执政多年难以释怀的心头大患。

 

二是中美日三角关系的困扰。安倍事特朗普特别谦卑恭顺,在多个外交场合甚至大丢其面。尽管如此,特朗普对日本依然不客气,除了将日本视为贸易战对象,也在安保费用上对日本大开其口。面对日本的挽留,特朗普还是退出奥巴马时代力推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逼得日本继续推进缩水的CPTPP。在此情势下,安倍首先开始加速改善中日关系,虽然安倍在历史问题上依然顽固,但中日关系明显进入新阶段。疫情以来,安倍政府并未追随美国对华施压。正因如此,安倍辞职不仅获得中国政府的积极评价,也深得很多中国网友的正面评价。

 

三是后安倍时代日本政局的不确定性。一方面,在中美两强博弈的情势下,暂无首相的日本政府在中美两强之间有更多的腾挪空间。另一方面,日本政局也面临着自民党大佬政权多利的混乱局面。由于相关大佬政治立场不同,外交政策各异,加上其他政党的找茬添乱,安倍首相苦心经营的安定团结局面或将破局。若自民党内讧加剧,或导致自民党再次失去政权。

 

安倍辞职,是身体健康原因,也是内外矛盾积累所致。安倍本人“退一步海阔天空”,但其留给自民党和日本国民的或是短期内难以破解的“烂摊子”。


责任编辑/方柔尹 徐坤阳


文章来源:三策智库网,2020-08-31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