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出版物 > 察哈尔报告
【重磅报告】徐世澄:拉丁美洲2019年度形势和2020年展望
发布时间:2020年01月15日  来源:  作者:徐世澄  阅读:5240
编者按:本文系察哈尔学会国际咨询委员会委员、拉丁美洲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拉丁美洲研究所研究员徐世澄执笔的察哈尔学会《拉丁美洲2019年度形势和2020年展望报告》,现首发于察哈尔学会各平台。


本文作者徐世澄

变乱交织的2019年拉美形势

  目前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拉美地区也不例外。2019年的拉美形势有两个特点,一是“变”,二是“乱”。随着国际国内形势的变化,拉美各国都面临变革的巨大压力,不少国家试图通过程度和方式不同的财政、税收、养老金等方面的改革和政策的调整,以适应形势的变化,以减少财政赤字、发展本国经济和改善民生。但是,由于财富分配不均、贫富差异扩大、民众诉求迟迟得不到满足等原因,拉美多国爆发了大规模的抗议,暴力活动加剧;2019年拉美经济增长缓慢;外交关系趋于多元化和碎片化。特朗普政府调整美国对拉美政策,推行新门罗主义,企图分化瓦解拉美的团结。中拉关系在“一带一路”倡议引领下取得新的发展,但也面临严峻挑战。

  拉美政治生态继续“左退右进”  2019年拉美政治生态左右博弈加剧,总的趋势依然是“左退右进”。尽管“拉美进步周期已经终结”的断言缺乏根据,但从2019年拉美7国的选举结果来看,拉美政坛的钟摆依然向右摆。右翼或中右翼通过选举继续在危地马拉、巴拿马执政,萨尔瓦多和乌拉圭左翼在大选中落败,玻利维亚左翼争取社会主义运动尽管在大选中获胜,但莫拉莱斯总统却被逼辞职、流亡国外。但拉美左翼“退中有进”,10月27日阿根廷大选,以庇隆主义党(又称正义主义党)为核心的中左翼全民阵线候选人阿尔韦托·费尔南德斯击败右翼“一起变革”候选人、总统马克里获胜,使庇隆主义党重返政坛。

  当前拉美政治生态另一个特点是无论左翼还是右翼的政府日子都不好过。委内瑞拉、尼加拉瓜等左翼政权政治经济危机加剧,玻利维亚莫拉莱斯左翼政权倒台,古巴经济困难重重。阿根廷马克里政府任内由于国内经济发生危机在大选中失利,巴西博索纳罗政府内部矛盾凸显,博索纳罗本人退出社会自由党,另组建新党巴西联盟党,巴西经济增长缓慢;厄瓜多尔、智利、玻利维亚、哥伦比亚、海地等国抗议浪潮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拉美2019年拉美有7国举行大选,其中有中美洲3国(萨尔瓦多、巴拿马和危地马拉),南美洲3国(玻利维亚、阿根廷和乌拉圭)和加勒比地区的多米尼克。2月3日,萨尔瓦多举行大选,右翼“民族团结大联盟”的候选人纳伊布·布克莱获胜,结束了左翼法拉本多·马蒂民族解放阵线的执政,布克莱已于6月1日就任。巴拿马于5月5日举行大选,反对党民主革命党和民族主义共和自由运动党候选人劳伦蒂诺·科尔蒂索获胜,并已于7月1日就任。科尔蒂索现年66岁,曾在马丁·托里霍斯执政期间担任农业部长。8月11日,危地马拉举行第二轮总统选举,右翼前进党候选人、前典狱长亚历杭德罗•贾马太以59.38%的得票率当选总统,他将于2020年1月15日就任。11月6日,加勒比地区的多米尼克举行选举,执政党工党候选人、总理罗斯福斯•凯里特第五次连任总理。

  南美洲玻利维亚、阿根廷和乌拉圭三国在10月举行大选。2019年10月20日,玻利维亚举行大选,共有9名候选人参加角逐。据最高选举法庭宣布的选举结果,执政党争取社会主义运动候选人、总统莫拉莱斯得票率为47.8%,反对派公民共同体候选人、前总统梅萨得票率为36.51%,莫拉莱斯超过梅萨11.29%。按照玻选举法规定,得票居首位的候选人若得票率超过40%,并且比得票第二位的候选人得票多于10%,即当选总统。因此,最高选举法庭宣布莫拉莱斯当选总统。但是,反对派拒绝承认选举结果,认为选举进程有舞弊,连续三周举行抗议,起初要求进行第二轮选举,进而要求废除大选结果,重新举行大选。11月10日,玻警察总司令和武装部队总司令要求莫拉莱斯总统辞职,在军警头目的压力下,同一天,莫拉莱斯被迫宣布辞去总统职务。12日,莫拉莱斯乘墨西哥空军的飞机抵达墨西哥政治避难。11月12日,反对派成员、参议院第二副议长珍尼娜·阿涅斯在国会宣誓就任临时总统。后玻国会各党派议员达成协议,同意重新举行大选。11月24日,临时总统阿涅斯签署并颁布了一项新选举法案,该法案废除了10月20日大选的结果;规定自该法案签署之日起,将在20天内选举新的最高选举法院成员,由新的最高选举法院确定大选日期;最高选举法院成立后,必须在120天内举行总统选举;如果在第一轮投票中没有获胜者,必须在45天之内举行第二轮投票;选举产生新总统后,临时政府在15天内将权力移交新政府;莫拉莱斯将不能参加本届总统选举。

  莫拉莱斯之所以辞去总统职务,主要原因有三个:一是美国和美国的美洲国家组织千方百计企图推翻莫拉莱斯左翼政权,而莫拉莱斯对美洲国家组织过于轻信,甚至主动邀请该组织派审核组审核大选结果。二是由于莫拉莱斯没能掌握和控制对军队和警察部队的领导权,在关键时刻,军队和警察部队的上层站在反对派一边,要求莫拉莱斯辞职。三是由于莫拉莱斯没有接受2016年2月公决的结果,公决结果否定莫拉莱斯第四次竞选总统。但莫拉莱斯通过宪法法院的裁决,坚持要参加第四次竞选总统,遭到相当一部分民众的反对。莫拉莱斯的辞职和玻利维亚左翼政权的垮台无疑是对拉美左翼力量的一次沉重打击。拉美一些左翼人士如巴西前总统卢拉等批评莫拉莱斯过于“恋权”,不尊重公投结果的民意;批评他对自己政绩过于自信、不重视培养接班人和没有掌控军队和警察。

  10月27日,阿根廷举行大选,中左翼“全民阵线”阿尔韦托•费尔南德斯和前总统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的“全民阵线”组合得票率达48.1%,超过法定的45%,战胜现总统马克里和米格尔·安赫尔•皮切托“一起变革”右翼的组合。阿尔韦托•费尔南德斯已于12月10日就任,任期4年。

  11月24日,乌拉圭进行第二轮大选。由于得到其他右翼政党的支持,在10月27日第一轮选举中得票第二位的右翼民族党(白党)候选人路易斯•拉卡列•波乌以微弱的优势,反败为胜,战胜了在第一轮选举中得票第一位的中左翼执政党广泛阵线候选人丹尼尔•马丁内斯,当选总统,从而结束了乌拉圭左翼执政近15年的历史。新总统拉卡列将于2020年3月1日就任,任期4年。

  拉美大国墨西哥和巴西形势  2018年12月1日,墨西哥左翼国家复兴运动党安德烈斯•曼努埃尔•洛佩斯•奥夫拉多尔就任总统,执政一年多来,洛佩斯总统正致力于在墨西哥进行“第四次变革”(前三次分别为1810年的独立、1855年的改革及1910年的革命)。2019年12月1日,洛佩斯在执政一周年的讲话中强调,在反腐、增加最低工资和养老金等改善民众福利、政府节俭和保持低通货膨胀率等方面取得了显著的成就,但他承认,经济增速没有达到所希望达到的水平。他强调,政府已出台系列方案,加快经济的发展,加大对毒品犯罪打击力度,以解决所面临的安全和暴力问题。他表示,目前墨西哥政府仍处在“过渡期”,还需一年时间强化执政。

  2019年1月1日,有“巴西的特朗普”之称的博索纳罗就任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在就职演说中宣称,他的任务是重建和复兴巴西,使巴西“摆脱腐败、犯罪、不负责任的经济政策和对意识形态的屈服”。博索纳罗执政后,对巴西的内外政策做了较大幅度的调整。继7月10日巴西众议院批准了博索纳罗提出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养老金制度改革方案之后,10月22日,巴西参议院也通过了这一养老金改革法案,改革法案的适用对象包括政府部门和私营企业,涉及上调最低退休年龄、增加个人缴纳金额和限制遗属抚恤金等措施。其中,男性和女性的最低退休年龄分别由56岁、53岁上调至65岁、62岁。这项改革为消除政府公共财政困境、实现经济增长的关键,预期今后十年将节省大约8000亿巴西雷亚尔(约合1900亿美元)财政支出。博索纳罗政府实行大规模私有化政策,8月21日,巴西总统府公布即将私有化的17个国企名单,其中包括巴西造币厂、巴西彩票公司、阿雷格里港城市轨道交通公司、巴西国家电力公司、巴西邮政、巴西联邦数据处理服务局、巴西国家电信公司等。11月7日,巴西最高法院投票决定,已定罪罪犯只有在所有上诉手段使用完后,才能被送入监狱。11月8日,巴西法官根据这项裁决正式批准释放因贪腐行为入狱580天的前总统卢拉。

  博索纳罗的执政也遇到不少问题,11月,博索纳罗与执政党社会主义党领导人的矛盾加剧,他宣布退出社会自由党,另组巴西联盟党,但至今为止,巴西联盟党尚未进行合法登记。博索纳罗的大儿子参议员弗拉维奥涉嫌腐败,遭到起诉。此外,博索纳罗的环保政策和因他对亚马孙雨林大火的不作为而受到外界的广泛批评。

  在外交方面,3月,博索纳罗在6位主要部长的陪同下对美国进行了为期3天的访问。希望美国进一步开放市场、扩大双边贸易、增加投资,加强与巴西在国防和安全等方面的合作,协调关于委内瑞拉事务的立场。美国和巴西之间的关系“从未如此之好”,表示要与巴西总统建立一种特殊关系。在经贸合作方面,特朗普承诺将帮助巴西加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在军事合作领域,特朗普称巴西为美国的“非北约主要盟友”,承诺将帮助巴西加入北约,与北约成员国开展军事合作和共同举行军演等。但从博索纳罗此次访美之后的实际结果来看,可谓不尽如人意,多项重要目的并未达成。巴西未能与美国签署自由贸易协定,未能为巴西向美国出口的糖争取更大的份额,也未能让美国取消对巴西新鲜牛肉的禁令。12月月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恢复对巴西的铝和钢铁征收进口关税,此举引发巴西不满,博索纳罗表示,将寻求与特朗普进行谈判。

  古巴和委内瑞拉形势  2019年2月24日,古巴就“是否通过新宪法草案”进行全民公决。78.30%的选民投票赞成新宪法。4月10日,新宪法正式生效。新宪法确保古巴继续革命,确保古巴的社会主义性质和共产党的领导地位,确保马列主义、马蒂思想和菲德尔思想是古巴国家的指导思想。新宪法规定,古巴将设立国家主席、副主席和总理,首次承认私有制和个人所有制,肯定外资的作用。7月13日,古巴全国人大又通过了新选举法草案。10月10日,古巴全国人大选举产生了国家主席、副主席,全国人大主席(兼任国务委员会主席)和新的国务委员会成员。现年59岁的原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迪亚斯-卡内尔当选古巴国家主席,74岁的萨尔瓦多•巴尔德斯•梅萨当选国家副主席,75岁的原全国人大主席埃斯特万•拉索当选为全国人大主席兼国务委员会主席。12月21日,经迪亚斯-卡内尔主席提名,古巴全国人大又批准原旅游部长、56岁的曼努埃尔•马雷罗•克鲁斯为总理,与此同时,还批准了6位副总理、1位秘书和26位部长(其中1位副总理和6位部长是新提拔的)。新宪法和新选举法的通过与实施以及政府新班子的产生标志着古巴的模式更新进一步深化,古巴行政领导新老交替正在有序地进行。

  为刺激经济,激发劳动者的工作热情,古巴政府较大幅度增加公务员、职工的工资和退休人员养老金。自7月1日起,在预算单位(即公共部门)工作的职工的最低月工资从250比索增加到400比索(17美元),平均月工资从871比索增加到1067比索(45美元)。工资的增加使275万人受益。此外,政府还决定较大幅度地增加退休人员的养老金。为回笼外汇、遏制外汇流失、促进本国相关产业发展和满足民众的需要,自10月21日起,古巴政府允许古巴公民和在古巴永久居留的外国人向当地银行申请开设外汇账户,用银行卡上的外汇在在全国新开设的77家国有特许商店购买紧俏产品。

  2019年古巴经济的发展遇到了巨大的困难。1月27日,强大的龙卷风袭击哈瓦那,造成严重损失,古巴政府采取有力的措施,克服自然灾害所造成的损失。此外,美国特朗普政府加强了对古巴的经济封锁和贸易禁运,千方百计阻挠委内瑞拉的石油运到古巴。9月,古巴国内原油等物质供应曾一度出现短缺。尽管如此,由于古巴党和政府采取各种措施,积极应对困难,使经济有所好转。据古巴经济部长在古巴全国人大的报告,2019年古巴经济仍将增长0.6%,略高于拉美经济的平均增长率。

  2018年5月20日,委内瑞拉举行大选,选举遭到主要反对派的抵制。大选结果,总统马杜罗以67.84%得票率的绝对优势获连选连任。2019年1月10日,马杜罗开启总统的第二任期。1月11日,反对党人民意志党国会议员、35岁的瓜伊多就任反对派控制的国会新主席。1月23日,瓜伊多自封“临时总统”,美国特朗普政府立即予以承认,并宣布马杜罗总统为非法。同一天,马杜罗指认瓜伊多自封“总统”是反对派和美国一手策划的一场政变,宣布与美断交。今年2月和4月,瓜伊多在美国和拉美一些国家支持下,两次企图策动政变遭到失败。在挪威政府斡旋下,委朝野双方自5月中旬起在奥斯陆进行两次对话,之后,又于7月又在巴巴多斯进行了三次对话。8月5日,特朗普宣布对委实施全面制裁,冻结委在美的全部资产,马杜罗随即宣布中止与反对派的对话。委政府指责美对委实施“经济恐怖主义”。委内瑞拉两个总统并存的局面已维持已近一年。瓜伊多得到美国等西方国家和拉美利马集团等50多个国家的承认。但由于瓜伊多没能兑现其短时间内推翻马杜罗政府的承诺,加上其本人与哥伦比亚准军事组织的关联和其手下多名反对派议员涉嫌贪污腐败的丑闻,使在国内外的支持度不断下降,美国等国对其已不抱多大希望。而马杜罗政府得到古巴、尼加拉瓜、玻利维亚、俄罗斯、中国、越南、土耳其和伊朗等国的支持。9月以来,马杜罗政府已与一些反对党对话,准备在2020年举行国会选举,而主要反对党则坚持要求重新举行大选。12月3日,美洲互助条约(TIAR)缔约国第30次外长会议在哥伦比亚首都召开,会议通过决议,对委内瑞拉政府29名高官,包括马杜罗总统夫人、副总统、制宪大会主席、外长、国防部长等进行制裁。马杜罗总统当天发表声明,称TIAR会议遭到失败。马杜罗政府目前面临的主要问题是经济问题。2019年马杜罗放松了政府对经济的管控,私人资本有所回流,经济略有回暖。此外,约400万委内瑞拉人移居国外,给周边国家造成不少困难和压力。

  第25届拉美左翼论坛圣保罗论坛于7月25-28日在加拉加斯举行,来自拉美、美国、亚、欧、非、中东124国500名左翼政党和组织的代表参加。马杜罗总统和古巴卡内尔主席在闭幕式上讲话。会议的宗旨之一是声援委内瑞拉、古巴、尼加拉瓜等拉美左翼国家,反对美国制裁。会议通过了《加拉加斯宣言》。

  南美洲多国抗议浪潮迭起  2019年2月,厄瓜多尔政府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FMI)达成42亿美元贷款协议,随后,根据FMI提出的条件,厄政府进行税制改革,下调燃油补贴(约14亿美元)、压缩公共支出。10月1日,莫雷诺总统颁布883号总统令,宣布取消对汽油等燃油的价格补贴,这一措施导致油价大涨并引发民众不满。大批印第安土著居民从厄各地向首都基多进发,举行大规模示威抗议活动,引发厄10多年来最严重的社会动荡。10月3日,厄交通运输业工会宣布举行全国大罢工,得到广泛响应。抗议者在主干道燃烧轮胎,阻碍车辆正常通行,造成城市交通陷入瘫痪。首都基多抗议者投掷汽油弹和石块,与警方发生冲突,抗议者强行进入总审计长办公室,还占领了议会大楼,摧毁了数十个玫瑰农场、一个奶牛场和石油生产设施。厄一条关键输油管道被迫关闭,导致约三分之二的原油供应中断,导致经济损失1280万美元。当天,总统宣布全国进入60天紧急状态。7日,厄政府机关从首都临时迁至瓜亚基尔。8日,基多局部实施宵禁。10月13日,政府与印第安土著居民代表举行对话,达成协议。根据协议,莫雷诺总统同意撤销883号总统令,印第安土著居民组织领导人同意结束全国大罢工并停止示威游行。

  智利一向被认为是拉美政治较稳定、经济发展迅速的“样板”和“绿洲”。但是,自10月初以来,抗议浪潮一个接一个,至今尚未平息。10月6日,智利圣地亚哥地铁的票价较原来上涨30比索(折合4美分),达830比索(约合1.17美元)。18日,因公交系统票价上涨引发圣地亚哥等地出现一系列抗议活动,抗议者占领圣地亚哥大部分地铁站后抗议活动逐步升级。抗议人数最多达到100万人。10月19日,总统皮涅拉宣布圣地亚哥进入紧急状态。抗议活动愈演愈烈,70多天抗议,导致26人死亡,2200人受伤。10月22日,皮涅拉总统宣布立刻将养老金提高20%,年龄大于75岁的长者额外增加养老金。对于缴纳社保的中产阶级和妇女,政府将给予财政补助,保障这些群体退休时能领取更多养老金。对于收入不平等,皮涅拉表示,将对月收入超过800万比索(约合1.1万美元)的人征收40%的补充税,此举可能使政府税收增加1.6亿美元。此外,政府将设立金额为35万比索(约合480美元)的最低工资标准。此外,政府还将减少议员人数并将限制连任。10月25日,智利全国发起了近120万人参与的大游行,使抗议活动达到顶峰。10月28日,皮涅拉总统宣布进行内阁重组,更换包括内政部长、财政部长、政府秘书部部长、总统秘书部部长、经济部长、劳动部长、国资部部长、体育部长在内的8位部长。10月30日,总统皮涅拉宣布放弃主办原定在圣地亚哥召开的两大重要的国际会议,即11月中旬的亚太经合组织第27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和12月《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5次缔约方会议COP25》大会。11月10日,总统宣布将启动修宪工程后,但抗议仍未平息。11月12日全国大罢工。经过紧张谈判,11月15日凌晨,国会各党签署了一项“和平和新宪法协定”,宣布将于2020年4月就制定新宪法举行公民投票。但抗议活动至今仍未停息。

  11月21日,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麦德林等多个主要城市爆发抗议游行。共有超过20万民众参与游行。其中多地发生游行人群与军警冲突事件。示威者袭击了国会大厦和市政厅等多个公共建筑。参与者包括工会、教师、学生和活动人士。这是该国近三年来的第一次大范围罢工行动,罢工者的诉求包括反对私有化,解决失业率高企、教育及社会服务资金缩减、工薪阶层税负加重等问题,反对杜克提出的一揽子紧缩政策,使年轻人工资水平低于最低工资标准以及大幅度削减养老金等。此外,政府执行和平协议不力和社会领导人遇害等。12月3日,政府与全国罢工委员会对话无果,4日举行第三次罢工。12月5日,对话继续,全国罢工委员会提出13项诉求,但仍无结果。至今共造成5人死亡,700多人受伤,经济损失2.84亿美元。

  玻利维亚10月20日大选结果公布后,反对派连续3周举行大规模抗议。反对派先是袭击一些省的选举机构,后袭击地方政府机构,进而暴力抢劫政府官员的住宅,包括莫拉莱斯总统的哥哥的住宅,烧毁车辆等,造成多人死亡,数百人受伤。一些地方警察倒戈,站到反对派一边,反对莫拉莱斯政府。11月10日,玻警察总司令尤里•卡尔德龙和武装部队总司令威廉•卡里曼要求莫拉莱斯总统辞职,在军警头目的压力下,同一天,莫拉莱斯被迫宣布辞去总统职务。12日,莫拉莱斯乘墨西哥空军的飞机抵达墨西哥政治避难。由于玻利维亚总统、副总统、执政党参议长、第一参议长及众议长均已辞职,根据宪法,11月12日,参议院第二副议长珍尼娜•阿涅斯在执政党争取社会主义运动(MAS)议员缺席的情况下,在国会宣誓就任临时总统。美国、英国、哥伦比亚、巴西、危地马拉和俄罗斯等国先后承认阿涅斯政府。古巴、委内瑞拉、尼加拉瓜、墨西哥等国认为玻利维亚发生了一场美国支持玻利维亚反对派策划的政变。11月11日莫拉莱斯辞职并去墨西哥避难后,支持莫拉莱斯的民众连续两周在莫拉莱斯支持者集中的阿尔托和拉巴斯等城市举行大规模抗议,要求阿涅斯临时总统辞职。目前,新的最高选举法院已经产生,阿涅斯临时政府当局已于MAS达成协议,在排除前总统莫拉莱斯参选的前提下,将于明年三、四月份再次举行总统选举。

  自10月以来,继委内瑞拉、尼加拉瓜、海地等国持续已久的危机之后,拉美多个国家发生抗议和骚乱。其主要特点是:1、普遍性。无论是左翼执政的国家,还是右翼执政的国家都不同程度地发生抗议和骚乱。2、规模、激烈程度、持续时间都超过以往。3、群龙无首。一些国家的抗议和骚乱没有明确的政党、组织和个人领导和组织。4、社交网络在动员和组织民众中发挥重要作用。

  拉美多国爆发抗议和骚乱的原因不尽相同,但有一些共同的原因:一是由于多数国家奉行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经济结构单一,造成经济衰退。二是拉美不少国家政治精英和政党治国理政的能力差,难以应对所面临的挑战,民众对本国的精英和政党缺乏信任。三是近年来,贫富差异加大,已经脱贫的中产阶级下层,又返贫。四是民众有一些共同的诉求,如反对生活费用的上涨、反对教育、医疗、公共服务和社保私有化,要求增加最低工资和养老金等。五是近年来,拉美国家的军人干预政治现象有所抬头。如巴西、玻、委、乌等国。六是美国特朗普政府的直接或间接的干涉。

  当然,拉美各国爆发抗议和骚乱的原因不尽相同,如玻利维亚虽然经济增长较快,贫富差异缩小,但莫拉莱斯在执政近14年后,不顾公民表决的否决,仍想第四次竞选总统;智利在1990年“还政于民”实行民主化后,对军政府时期制定的宪法,一直不予废除或修改;哥伦比亚杜克政府企图废除或修改上届桑托斯政府与“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游击队在古巴达成的和平协议等等。

  拉美经济复苏乏力 受外部经济形势的不利影响和国内经济结构的制约,2015和2016年拉美经济连续2年出现负增长。2017年经济恢复增长,增长率为1.3%,2018年为1.1%。据联合国拉美经委会(CEPAL)2019年11月12日最新报告,2019年拉美经济预计只增长0.1%,为最近70年来增长最慢的一年。2019年拉美33个国家,有23国的经济增长不如去年。拉美已连续5年成为全球经济增长最缓慢的地区。2019年巴西经济只增长0.8%,墨西哥0.2%,阿根廷-3%,哥伦比亚3.2%,秘鲁2.5%,智利1.8%,古巴0.5%,委内瑞拉-23%。

  2019年拉美贫困率和赤贫率有所上升,2019年4月26-28日在智利圣地亚哥召开第三次拉美和加勒比国家落实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论坛,会议通过了拉美加勒比最近4年落实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状况的报告。报告指出,本世纪头15年拉美和加勒比的贫困人口有所减少,但自2015年以来,拉美贫困和赤贫人口增加。11月29日CEPAL发表的《2019年拉美社会概况》报告,目前拉美贫困人口1.91亿,占总人口的30.8%;赤贫人口7200万,占11.5%,营养不良人口4250万,占总人口的6.6%。目前拉美面临的主要社会问题还有:社会不平等加剧、失业人口增加、暴力活动猖獗等。

  外交关系多元化 美国加大对拉美的干涉和控制 拉美的团结有所弱化 近年来,拉美外交关系趋于多元化。经过了二十年的历程,2019年6月29日,由巴西、阿根廷、乌拉圭和巴拉圭组成的南方共同市场与欧盟达成历史性的贸易协定,欧盟市场将开放99%的农产品贸易,其中81.7%将取消关税,其余产品将采用配额或其他优惠待遇,将取消85%由南方共同体出口至欧盟的产品关税。阿根廷外交部认为,该协议“意味着约8亿人口、占全球25%的国内生产总值和超过1000亿美元的双边商品和服务贸易额的市场的整合。”协议有待各国议会的批准。由智利、秘鲁、哥伦比亚和墨西哥组成的太平洋联盟与韩国、新加坡、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等国即将达成自贸协议。拉美与印度关系显著提升。俄罗斯与古巴、委内瑞拉和尼加拉瓜等拉美左翼国家合作加强。拉美与中国关系取得新的发展。2018年12月,阿根廷主办20国集团峰会;2019年11月,巴西主办金砖国家峰会,这说明拉美在国际舞台上的作用得到加强。

  特朗普上台后,美国调整对拉美的政策,加大对拉美的干涉和控制。一是对激进左翼国家委内瑞拉、古巴、玻利维亚和尼加拉瓜等加强打压,美国支持玻利维亚反对派发动政变,推翻莫拉莱斯政府;对委内瑞拉,政治上,扶植瓜伊多“临时总统”;对马杜罗政府在经济上实施封锁和制裁,外交上进行孤立,军事上进行威胁,千方百计企图推翻马杜罗政权。对古巴加强经济、贸易和金融封锁,限制美国公民到古巴旅游和正常往来;对尼加拉瓜奥尔特加政权,美国公开支持反对派,企图搞垮奥尔特加政权。二是美国加强对右翼国家的拉拢,美国副总统、国务卿、总统安全助理、商务部长、国防部长和南方司令部司令等密集访问亲美国家。三是在经贸、移民等问题上向墨西哥、中美洲等多国施压。

  拉美国家普遍受到经济复苏缓慢、社会矛盾突出等问题的困扰,加之美国的分化瓦解政策,在对待委内瑞拉危机等问题上,拉美国家明显分成两大阵营,以利马集团为代表的拉美十多个国家承认并支持委反对派瓜伊多,而古巴、尼加拉瓜、乌拉圭、墨西哥等仍承认马杜罗政权。拉美社会日渐碎片化,拉美与加勒比共同体处于停滞状态,南美洲国家联盟濒临解体,3月22日,阿根廷、巴西、智利、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巴拉圭和秘鲁在智利成立南美洲进步论坛。8月,厄瓜多尔宣布退出左翼组织美洲玻利瓦尔联盟(ALBA),11月,玻利维亚临时政府也宣布退出ALBA。

  7月5-6日,在秘鲁首都利马召开第14届太平洋联盟峰会,秘鲁、智利、哥伦比亚总统和墨西哥外长与会,厄瓜多尔总统作为特邀代表与会。峰会通过了《利马声明》等文件,吸收了4个新观察员国,使观察员国增加到59个。目前联盟人口2.253亿,占拉美GDP的38%,出口的40%,外资的40%。联盟是拉美一体化组织中最活跃的组织。

  5月26日,安第斯共同体4成员国(秘鲁、哥伦比亚、玻利维亚和厄瓜多尔)总统在利马举行第19届峰会,庆祝共同体成立50周年。峰会发表声明,决定振兴这一次地区一体化组织。

  7月15-17日,南共市在阿根廷圣菲召开第54届峰会,4成员国总统,以及智利、玻利维亚等联系国总统与会。12月4-5日,第55届南方共同市场首脑会议在巴西南里奥格兰德州本托贡萨维斯市举行,轮值国主席巴西总统博索纳罗、阿根廷总统马克里、巴拉圭总统马里奥•阿布多和乌拉圭副总统托波兰斯基与会。四成员国对南共市与欧盟达成贸易协议表示满意,主张南共市各国开放贸易,降低关税。自2020年1月起,巴拉圭将担任轮值主席国。

  中拉关系取得新的发展  中拉高层的密切交往引领中拉合作。2019年中拉关系的发展有三个特点。一是“一带一路”倡议继续引领中拉关系的发展。二是中国发展与拉美国家的关系不以意识形态划线。巴西博索纳罗和萨尔瓦多布克莱在竞选总统时曾发表过一些对华不友好的言论,但经过中方耐心的工作和努力,他们在就任后第一年就应邀访问我国,使两国关系取得了新的发展。三是中拉中拉合作不断提质升级,中拉经贸合作积能蓄势、由量变走向质变。

  4月24日至28日,智利总统皮涅拉来华出席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并进行国事访问。5月19日至24日,巴西联邦共和国副总统莫朗访华。10月24日至26日,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对我国进行国事访问,两国元首对在伙伴关系框架内两国关系取得的重要成果表示祝贺,强调继续在平等、尊重、互利的基础上加强和深化中巴全面战略伙伴关系。7月28日至31日,哥伦比亚杜克总统访华。11月3日至9日,牙买加总理安德鲁•霍尔尼斯来华出席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并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两国关系提升为战略伙伴关系。11月12-15日,习近平主席到巴西利亚出席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一次会晤并与巴西总统博索纳罗举行会谈。这是习近平主席第五次访问拉美。11月27-30日,苏里南总统鲍特瑟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27日,两国元首共同宣布,中苏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12月1-6日,萨尔瓦多总统布克莱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两国发表联合声明,在声明中萨方表示将恪守一个中国原则,坚决反对任何有悖这一原则的行为,反对任何形式的“台湾独立”,积极支持中国政府为实现国家和平统一所作的一切努力。

  自2017年11月巴拿马率先开始到2019年12月,在两年时间里,已有19个拉美国家与我国签署了“一带一路”国际合作框架备忘录或协议,这19个国家是:巴拿马、哥斯达黎加、萨尔瓦多、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多米尼克、格林纳达、安提瓜和巴布达、多米尼加共和国、巴巴多斯、牙买加、古巴、苏里南、玻利维亚、圭亚那、委内瑞拉、乌拉圭、智利、厄瓜多尔、秘鲁,“一带一路”已成为中拉合作的重要抓手。

  中拉合作提质升级。从1993年巴西成为第一个与中国建立战略伙伴关系开始,到2019年牙买加和苏里南与我国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我国已同拉美12国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巴西、墨西哥、阿根廷、智利、厄瓜多尔、秘鲁、委内瑞拉、玻利维亚、乌拉圭、哥斯达黎加、牙买加和苏里南,同前7国建立了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据最新统计,截至2019年11月,中国对拉美地区直接投资存量超过4100亿美元。中资企业在拉美设立2500多家分支机构。

  中拉关系中“美国因素”凸显  美国特朗普政府对中拉关系的迅速发展深感不安,持有酸葡萄心态;美国政府鼓吹“新门罗主义”,不容其“后院”接近中国。美国加紧打“拉美牌”,公开诋毁中国,给中国戴上“新帝国强权”“捕食者”“修正主义”等帽子;指责中国“给拉美国家制造不可持续的债务负担,威胁其经济发展”,打压与中国走近的国家,抹黑中拉合作,挑拨离间中拉关系,逼迫拉美国家选边站队,千方百计阻挠拉美国家发展与中国的关系。但是,中拉关系的发展符合双方的利益,美国阻碍中拉关系的企图绝不会得逞。

2020年拉美形势展望

  拉美乱局将有所缓和  2020年,拉美乱局整体上将有所缓解。但舆论认为,拉美一些国家的政局仍可能继续动荡,有的国家抗议浪潮会渐趋平静,但另一些国家可能会出现新的社会动乱,因此未来的拉美形势不容乐观。拉美政局可能继续动荡的主要原因一是2020年拉美经济会有所好转,但好转的幅度不大。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2020年拉美经济将增长1.8%;据拉美经委会预计,拉美经济将增长1.4%;而英国《经济学家》预计,拉美经济将只增长1.2%。经济缓慢增长将使拉美各国政府难以增加社会开支,解决贫困人口和失业增加和满足民众改善民生、提高工资和养老金等的诉求。原因之二是拉美的贫富差异扩大,社会不平等现象加剧。像智利、哥伦比亚等国,经济增长率在拉美名列前茅,但社会不平等现象严重。原因之三是一些国家的政府没有很好治国理政,政府不作为,领导人不兑现承诺,执政党失去民心,腐败盛行。原因之四是美国的干涉和对拉美国家的分化瓦解政策。2020年是美国的大选年,11月3日,美国将举行大选,特朗普能否再次当选总统?大选年特朗普政府对拉美的政策将是影响拉美政局的重要因素之一。

  因此,对拉美各国政府来说,2020年,如何缩小社会不平等、弥合社会分歧、维护稳定安宁、构建更加公正合理的治理体系,将是面临的严重考验。

  阿根廷 新总统阿尔韦托•费尔南德斯12月10日就任后,立即宣布在12月份,为所有退休人员增加近9%的收入,在12月份和2020年1月份对最低收入者给予每人5000比索的额外补助,3月份还会有一次涨幅。12月21日,政府在国会通过政府提出的一项经济紧急法案,通过增加税收来缓解财政赤字,在农产品出口、旅游和银行业等领域进行大幅度税金调整。新法案赋予总统与债权人重新谈判安排债务偿还日期的权力,也涉及调整退休金、财政及关税等多个方面,大幅调涨税金将影响中产阶级群体。除提高个人资产税和购买汽车税,还大幅提高农产品出口关税,按照新法案,大豆出口关税调高至33%,玉米出口关税调高至30%。为防止美元外流,新法案还规定,个人每月购买美元的上限为200美元,且需加征30%的税收。阿根廷人通过信用卡在境外或者通过网站消费美元,都要被征收30%的额外税收,包括购买机票、预订酒店等。该法规定了一项“打击饥饿计划”,并为低额养老金配上补贴,为最贫困者延迟或冻结公共部门的税费。

  对阿根廷新政府的上述这些措施,社会各界反应不一。2020年预计阿根廷经济仍将出现-1.3%的负增长。新政府能否赢得多数民众的支持,很大程度上要看它能否振兴经济、能否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债权人顺利进行谈判以重新安排偿债日期、能否平衡各阶层的利益尤其是照顾中低收入民众的利益,这无疑不是轻而易举的任务。

  委内瑞拉 按照常规,2020年年底,委内瑞拉应该举行国会选举,但马杜罗打算提前在年初举行,其目的是想从反对派手中收回掌控国会的权力,并且不让瓜伊多实现再次当选国会主席的企图。瓜伊多和主要反对派要求重新举行总统选举,企图通过选举把马杜罗赶下台,让反对派上台。因此,对委内瑞拉对立双方来说,2020年是关键的一年,将近持续一年的政治僵局可能会打破。2020年委内瑞拉经济会有所恢复,但仍会出现-10%的负增长。

  玻利维亚  阿涅斯临时总统执政以来,玻利维亚的内外政策发生了根本新的变化。看来,阿涅斯临时政府还将执政半年左右时间。未来玻利维亚政局的走向主要取决于以临时总统为代表的右翼势力与前总统莫拉莱斯为主席的争取社会主义运动党(MAS)在总统大选较量的结果。从目前来看,MAS党内的分歧已公开化,即使MAS党能在原定1月19日顺利产生该党的总统候选人,也很难保证这一候选人能在未来大选获胜。如果大选结果无论谁获胜双方都能接受,则局势可控,否则将难免出现新的动荡。玻利维亚2020年的经济预计将出现3.5%的增长,但如果政局出现剧烈动荡,将会影响经济的发展。

  墨西哥  洛佩斯2020年面临的主要挑战是必须要促使经济增长和减少国内的暴力活动。他在竞选时承诺在6年任期内使经济年均增长5%,但2019年墨西哥经济出现零增长,2020年预计增长1.3%。2019年墨西哥暴力活动有增无减。另外一个挑战是必须使国内外的投资者具有到墨西哥投资的信心。

  哥伦比亚  杜克总统就任总统一年多来,在国内经济发展、毒品黑帮接管原“哥武”势力范围、一些原“哥武”领导人重新拿起武器、政府中止与民族解放军谈判、外国移民涌入安全等面临着多方面的挑战。11月21日起爆发的民众抗议至今仍未停息,民众的诉求包括反对私有化,解决失业率高企、教育及社会服务资金缩减、工薪阶层税负加重等问题,要求政府执行和平协议,停止对社会领导人的迫害。杜克总统于11月27日宣布将减轻公民税收负担,低收入公民和养老金领取者社保基金的缴款额将在两年内从12%降至4%。此外,增值税将在三天内取消,所有家庭将可以在规定的数额内购买日用品,无需支付16%的增值税。但是,民众对政府的措施持观望态度,2010年如政府不能满足民众诉求,抗议仍将有可能继续。2020年哥伦比亚经济预计将增长3.6%。

  秘鲁 总统比斯卡拉于2019年9月30日宣布解散国会,将于2020年1月26日举行国会选举。秘鲁府院之争主要由控制国会的反对派不配合政府议案审议而激化,政府解散国会之举得到民众支持,府院之争能否缓解将取决于国会选举的结果,但国会原最大反对党人民力量党能否会顺从国会选举结果,尚有待观察。2020年秘鲁预计将增长3.6%。

  智利  智利的骚乱的剧烈程度有所降低,随着2020年4月26日举行修宪公投,未来局势有望趋于稳定。在公投中,民众需要就是否同意制定新宪法以及通过何种形式制定新宪法进行投票。如果同意制定新宪法,民众需在“混合制宪会议”和“制宪会议”两家机构中进行选择,以确定由哪家机构来制定新宪法。在“混合制宪会议”中,现任议员和民选代表将各占一半,而“制宪会议”将全部由民选代表组成。2020年智利经济预计将增长3%,经济增长将有利于民生的改善,而民生的改善将有助于局势的缓和。

  巴西  2020年巴西经济预计将增长1.7%,目前巴西经济形势显著好转。但巴西的政治形势不容乐观。有评论认为,巴西目前更加军事化,意识形态和文化教育右倾,民主减少,而新自由主义增加。10月,巴西将举行市镇选举,巴西的中、左力量将与右翼势力进行较量。

  益普索研究集团的民意调查  据总部设在巴黎的益普索研究集团(Ipsos)2019年11月19日至12月9日对拉美14个国家360位民意领导人和记者进行调查,调查结果报告表明,67%人认为,2019年拉美多国出现危机的主要原因是不平等,其次是腐败(63%)、缺乏对民主制度的尊重(22%)

  87%的人认为,2019年拉美政治社会形势最糟糕的是智利,其次是委内瑞拉(87%)、玻利维亚(74%)、哥伦比亚(57%)、巴西(56%)、厄瓜多尔(54%)。32%的人认为,2019年政治形势较稳定的国家是乌拉圭,其次是秘鲁(28%)和墨西哥(23%)。

  对2020年政治形势,41%的人认为,乌拉圭形势会变好,39%和35%的人认为,2020年智利和玻利维亚政治形势会好转。但57%的人认为2020年哥伦比亚局势会更坏,对2020年厄瓜多尔局势,54%的人认为会更坏,43%的人认为会同2019年一样,46%的人认为巴西2020年政局会更坏。

  对拉美经济,据拉美经委会统计,2019年拉美经济只增长0.1%,为最近70年经济增长最慢的一年。2020年预计拉美经济增长1.3%,略好于上一年。益普索集团调查结果认为,76%认为,2020年乌拉圭经济形势会最好,其次是秘鲁(63%)、哥伦比亚(59%)、智利(46%)。96%的人认为,2019年经济形势最糟糕的是委内瑞拉,其次是阿根廷(93%)和古巴(84%)。83%的人认为,2020年经济形势最糟糕的将是委内瑞拉,其次是阿根廷(48%)和玻利维亚(46%)。39%的人认为乌拉圭和秘鲁(31%)2020年的经济形势会好转。

  民调还认为,令拉美民众担心的其他因素还有:制度弱(21%)、不安全(19%)、失业(18%)、经济增长缓慢(18%)、希望的毁灭(16%)、不恰当的教育(13%)缺乏管理的精英(13%)、贫困(13%)、极端集团(11%)、不适当的养老金制度(4%)、不适当的公共医疗(3%)、性别歧视(2%)、通货膨胀(1%)和其他(5%)。益普索研究集团的民意调查结果不一定都正确,但至少可以供我们参考。

  应该指出的是,拉美国家在国家治理、体制改革、经济社会政策等方面还面临不少制约因素,要彻底消除社会动荡隐患,还需根本性的制度和政策改革,要促进经济的发展,必须改变目前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和以出口初级产品为主的经济发展模式,在加快经济增长的同时,必须注重发展人力和社会资本和改善民生,为社会保障体系的完善提供财政支持,实现增长与公正并重,减少社会分配的不平等。


责任编辑/唐春云 徐坤阳
图文编辑/康巳鋆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