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际冲突与和解
杨潇雨:“加勒比海的明珠”巴哈马和平独立之路
发布时间:2015年07月21日  来源:  作者:杨潇雨  阅读:2431

文章导读:

提到巴哈马,人们往往首先想到的是旅游者的度假天堂,抑或是“加勒比的苏黎世”。恰逢7月10日巴哈马独立日,我们不妨回顾一下这个群岛的建国之路。事实上,巴哈马的独立不仅是人类反对压迫的胜利,其通过和平谈判实现独立的方式也更为世人所称道。


正文:

今天是巴哈马的第42个独立纪念日。1973年6月20日英国议会签署了一项巴哈马独立法,并于7月10日早间生效,正式宣告这个岛国摆脱了英国殖民地的身份。7月10日,成千上万的巴哈马民众涌入首都拿骚(Nassau)的克利福德广场(Clifford Park)见证325年以来巴哈马自己的国旗取代联合王国国旗冉冉升起。然而,在查尔斯王子眼中,联合王国国旗的落下也意味着英国的辉煌时代正在走向最后的终结。


巴哈马历史回顾:

巴哈马最早的原住民出现在公元300-400年间,以海为生的渔民从古巴迁徙到巴哈马群岛。公元900-1500年卢卡亚人开始定居在此,并逐渐形成了自己的政治、社会和宗教体系。1492年哥伦布到达圣萨尔瓦多开启了新大陆的殖民时代,在25年间40,000多卢卡亚人因为疾病和压迫消失在这片被哥伦布称为“浅滩”("baja mar")的群岛上。17-18世纪一群英国清教徒为了寻找自由的土地来到了巴哈马,随之而来的还有频频登陆骚扰的西班牙军队和大量的海盗,其中最著名的包括黑胡子(Blackbeard)和白布杰克(Calico Jack)。面对混乱的社会情况,1718年英格兰国王决定任命伍德斯·罗格斯(Woodes Rogers)为总督管理巴哈马群岛,大量的海盗被送上绞刑架,剩余的则逃之夭夭。接下来的一个世纪,巴哈马进入了殖民时代的繁荣时期,奴隶贸易也为巴哈马带来了农业和建造技术,拿骚城成了群岛当之无愧的商业中心。


19-20世纪,巴哈马抓住三次机会,成功发展殖民地经济。美国内战给巴哈马提供了第一次商机,趁着南部港口被封锁,巴哈马抓住机会与宗主国英国进行棉花贸易。1920年美国的禁酒令再次为巴哈马经济带来新的增长点,人们大量从事走私活动而废弃原先的捕鱼业。在美国禁酒令解除后,巴哈马进入了一个近20年的萧条期。20世纪50年代,旅游业和离岸银行业务又为巴哈马带来新一轮的机遇。直到如今,巴哈马的旅游业依旧是该国的支柱产业,巴哈马也是拉美地区甚至世界旅游业领域的领先者。


巴哈马建国背景:

巴哈马独立有其特殊的时代和地区背景。20世纪60-70年代,加勒比海地区掀起了一股脱离英帝国殖民统治、走向独立的浪潮。最早开始于1962年8月,牙买加(Jamaica)和特立尼达和多巴哥(Trinidad and Tobago)率先宣布从联合王国独立。圭亚那(Guyana)和巴巴多斯(Barbados)紧随其后分别于1966年5月和11月成立共和国。巴哈马在7年后终于争取到属于自己的独立,成为第五个摆脱殖民地身份的加勒比国家。到70年代末,格林纳达(Grenada)、多米尼加(Dominica)以及圣卢西亚(St. Lucia)相继完成自己的独立大业,大英帝国终于在拉美迎来了自己的日落。从这个角度看,巴哈马独立的和平演进也是在加勒比民族主义高涨的“信风效应”带动下完成的。


巴哈马独立是英国非殖民化政策的必然结果。事实上在其独立之前,英国曾在巴哈马颁布了1964年和1969年两部宪法。巴哈马的第一部成文宪法颁布于1964年7月,这部宪法给予巴哈马政府处理内政的权力,而国防与外交问题的处理权依旧攥在大英帝国的手中。巴哈马政府成立内阁,而之前的立法委员会则成为了参议院。参议院的议员也从11人增加到15人,议会议员的权利也得到了保留,选举产生的议员数量达到33人。1969年的宪法将外交权下放给巴哈马政府,并撤去总督府允许巴哈马选举自己的首相。然而,巴哈马群岛离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始终还有一步之遥。


巴哈马独立是其民族主义高涨的大势所趋。1953年,巴哈马的第一个政党进步自由党(Progressive Liberal Party)成立,其最初的成员中还包括刚刚在英国完成法律专业学习回来的年轻黑人律师莱登·平丁(Sir Lynden Pindling)。在进步自由党成立之前,白人商人掌握着巴哈马社会的话语权,巴哈马成了他们的私有封邑。占人口仅25%的白人还实施一系列种族隔离区分制度,禁止黑人进入特定区域。这对于占人口75%的原住岛民是极为不公的。进步自由党的成立开始挑战巴哈马白人占主导的社会秩序。1964年宪法公布后,黑人的话语权得到进一步提升,以莱登·平丁为首的进步自由党也以争取民族独立为目标获得了大多数民众的支持。


巴哈马独立历程:

进步自由党最终赢得了1972年9月的大选胜利。党魁莱登·平丁成为了巴哈马的第一位首相。他很快兑现该党的政治承诺,任命洛夫托斯·罗克(Loftus Roker)联络反对党自由民族运动(Free National Movement)举行独立会议(Independence Conference)为前往伦敦与英国谈判做好准备。1972年在进步自由党领袖、首相莱登·平丁和反对党自由民族运动领袖肯德尔·艾萨克斯(Kendal Isaacs)的带领下,巴哈马独立谈判代表团前往英国就独立宪法与英国爱德华·西斯的保守党政府展开谈判。


鉴于英国已经在巴哈马颁布了两部宪法,以此为基础的谈判进行的较为顺利,甚至90%关于独立的要求都在两个政党出发前往英国前得到了同意。由于之前独立会议的协商,两党在伦敦的谈判氛围非常和谐,英国政府的态度也十分积极开放,因而宪法草案的出台也非常迅速。然而,在三个问题上进步自由党、自由民族运动以及英国政府三方却出现了明显的分歧:


一、关于公民权问题

英国政府提出希望巴哈马的英国公民和“附属公民”可以在巴哈马政府注册,并在巴哈马共和国独立时自动成为巴哈马国的公民。而显然这个方案会使得巴哈马新政府的权力受到干预。因而两党在这个问题上表现得十分一致,他们坚持应该由巴哈马政府决定谁才能成为巴哈马的公民。迫于两党的强烈反对,英国政府不得不妥协放弃了这一要求。


二、关于性别平等问题

在关于是否要将性别平等写入宪法公民权利中的问题上,两党之间出现了较大的分歧。进步自由党不赞同将其列入宪法权利中,而自由民族同盟却持相反意见。两党意见相持不下,最后以英国支持进步自由党而告终。


三、关于公民居留问题

由于巴哈马是一个以群岛组成的国家,进步自由党认为应该限制岛上原住民离开自己居住的土地,他们担心一旦公民的去留不受限制,可能会因为岛民的离开造成人口的大量流失,最后造成国家的人口危机。这也引发了两党之间的另一个争论点。最后,英国选择支持自由民族运动,而巴哈马公民不但可以选择离开家族居住的小岛,也可以自由的离开巴哈马国境。


在这以上三项分歧最终商讨确定后,该法案草案提交英国议会并很快得到通过。来自巴哈马代表团的15位代表:亚瑟·弗克斯爵士(Sir Arthur Foulkes)、亚瑟·D·汉娜(Arthur D. Hanna)、奥威尔·滕奎斯特爵士(Sir Orville Turnquest)、保罗·L·阿德勒(Paul L. Adderley)、洛夫托斯·罗克(Loftus Roker)、乔治·A·史密斯(George A. Smith)、菲利普·M·贝瑟牧师(Rev. Philip M. Bethel)、莱登·平丁爵士(Sir Lynden Pindling)、米洛·巴特勒爵士(Sir Milo Butler)、克莱门特·梅纳德爵士(Sir Clement Maynard)、卡顿·E·弗朗西斯牧师(Rev. Carlton E. Francis)、肯德尔·艾萨克斯爵士(Sir Kendal Isaacs)、卡德维尔·C·阿姆布里斯特(Cadwell C. Armbrister)、亨利·J·博文(Henry J. Bowen)以及诺曼·S·所罗门(Norman S. Solomon.)在最终版本的巴哈马宪法上签署了自己的名字。这15个人也被后人认定为巴哈马国的国父。


结语:

作为加勒比地区众多的前殖民地之一,巴哈马顺应地区剧烈变化态势成功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和平独立之路。在经历了19-20世纪三次经济繁荣后,巴哈马找到了自己的发展模式,这为巴哈马提出政治诉求提供了可能性。在英国开始非殖民化的新政策后,巴哈马果断利用区域效应抓住时机提出政治诉求,这为巴哈马独立增加了可行性。以莱登·平丁为首的进步自由党明智地选择了一条通过提高黑人话语权,进而通过谈判和平独立的途径,这为巴哈马的最终建国奠定了基础。在和平与发展成为世界主流趋势的今天,巴哈马的和平独立之路也会为更多冲突国家和地区提供有益的参考。


主要参考:Progressive Liberal Party Official Website, The Bahamas Weekly, The Nassau Guardian.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