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出版物 > 察哈尔快讯 > 2013年 > (总第39期)
中国梦国际传播的价值、现状和策略
发布时间:2014年03月12日  来源:  作者:钟 新  阅读:5097

我非常荣幸,第一次站在政协礼堂面向这么多的前辈发言。我是学传播的,王义桅老师用这么激情的演讲,我更感觉压力巨大,如果讲得不好,请大家原谅。

我想更加忠实地反映我们现场两个小时的讨论情况。我们的发言不到两个小时的时候,一共有7位优先发言人,有13人次的自由发言人,加起来是20位,再加上主持人是21位,我一个个做了记录,而且大家把时间控制得非常好,非常成功。

下面我从三个方面汇报一下:

第一,中国梦的传播价值,第二是中国梦的传播现状,第三个是中国梦传播理念或者是技巧、策略。

第一个,大家认为中国梦经过30年的改革开放已经取得非常大的成就。下一阶段应该往哪里去?中国梦在这个时候提出是非常恰逢其时的,也是中国可以以中国梦的提出为契机,进行中国国家品牌塑造已经进行软实力提升的重要历史机遇。并且大家达成一个共识,中国梦是一个非常长期的战略,需要我们未来几十年甚至更永久地一起奋斗的共同理想,中国梦的成功需要走很远的路,这是关于中国梦传播价值的认识。

第二个方面,关于传播现状,大家做了好多的分析,比如有专家提到对于中国梦传播现状的研究,大家认为有大量的出版刊物,公众的知晓率比较高,而且网络的热词看来有非常高的国际关注度,不管我们讨论不讨论中国梦的传播,它确实已经存在了,只是我们如何做得更好。

在具体的实践方面,我们有很好的实践案例,比如市中联部提到他们走出去宣讲,以前主要是以讲为主,很少有互动,现在更多强调在宣讲一半时间宣讲,一半时间进行有效地互动,促进理解、促进沟通为目标的传播模式是非常值得提倡的。我经常说在观念当中要从独白式的对外传播变成互动式的对外传播。

现状中我们提到的,比如说中国媒体在国际社交媒体上的竞争力显然有待改善,比如说我们很难和传统的老牌媒体进行竞争,同时我们多少表现出和一些新兴的媒体,新兴的国际媒体拉开了一定的距离,比如在美国市场上半岛电视台。我们作为推特平台上一个小小的点可以看出来影响力不及这些老牌或者是新兴的国家。

但是可喜的是中国的媒体人做了尝试,比说中国日报做得相对比较好的活动。另外一个重要的行为主体就是驻外使馆,利用各种社交媒体平台进行传播,通过与各国的比较可以看出来,中国的驻外使馆,目前找不到在社交媒体上的账号,比如说推特上的账号,这是我自己的一个研究。可以看到,在中国这个空间下,美国是远远引领其他国家的,而且很值得一提的是,以色列这种很容易忽视的小国家,不仅在中国做得非常出色,而且在美国的几大市场上受欢迎度非常高。这是值得我们关注的。

我的一个判断是在新兴媒体的使用上我们有比较强的意识,但是我们的行动还相对滞后。这是我们对现状的分析。另外还提到对新华社的现状,还有通过儿童传播的现状,这都是对现状的分析。还有在现状中提到可能存在的误区,比如说中国梦成为政绩考量指标,这可能是一个误区。同时大家提到中国梦有扎堆的地方,地方梦、行业梦层出不穷,这之间如何更好地结合以及进行层次的分割?这是现状。关于传播理念、传播技巧,我认为做得非常好,放在最后一点讲是因为这方面的观点最多,有非常多精彩的观点,我很难一一历数。我想讲一点,也是引起共识的,中国梦的传播最终极的目标是价值观和信仰的传播,这点大家有一定的共识。价值和信仰使各国增进理解,而且价值和信仰的传播要高于具体目标的传播。我们也提到,价值观的传播要体现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具有深远的人类关怀的价值观。刚才王教授在最后一点也提到了人类共同目标的问题,这是关于价值观的传播。

再说说具体的传播策略,大家说得比较多的,比如说传播主体,不仅是政府的主导和顶层设计,而且要考虑到企业的重要作用。特别是有专家提到从娃娃抓起,娃娃如何认识中国,将来怎样去传播。我们要向大众传播,同时还有目标精英人群的传播。说到传播技巧上,特别强调要有一些重要的传播理念,在传播具体的目标设计上提出来我们不仅要有总体目标,还要通过前期加强研究来提炼目标人群优先顺序、目标区域优先顺序、目标议题的优先顺序等等,进行如此的分解,才能做得比较扎实,而不是笼统的中国梦将走向哪里。

从具体项目的设计上,我觉得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它在项目的前期研究过程中,可能设计了很多的项目,比如在中国梦的大背景下我们催生了很多国际传播的项目,但是这些项目如何做得更加有效?如何做更好的前期研究和有针对性的策划?尤其是效果评估非常非常重要,在大数据时代,在全球传播时代,是有这样的方法,可以进行评估的。

再说到细节,比如说在传播中要进行共享,强调心灵的沟通,强调讲好中国故事,要把民族的自豪感进行提升。还有人讲到重要的一点是增强中国人的自信心,这个我觉得特别好,自信、自觉、自强,进行自我身份的认同,这是非常重要的。现在说全民传播时代,中国自己的身份认同如果没有建构好,可能对外传播也是一种空话。

还有,提到中国梦要寻求和国际进行对接,要找朋友,比如说以孔子学院为切入点,进行朋友关系的建构,要赋予中国梦更多的内涵,避免口号。大家觉得很重要的是做好自己的事情。

有一位专家提到的,我在这里分享一下,China Dream在中文叫中国梦,他提出来感觉有点儿太抽象了,他觉得叫做“中国梦想”可能传播力更强,大家可能觉得更容易捕捉到一些信息。

我们组的成员从微观、宏观方面提出了很多理念,都是值得分享的。最后我想说一点我自己的一个小建议。我自己最近在做一些研究,比如说这次拿到的公共外交季刊上有一篇文章是我写的,关于创意英国,用“创意英国”这四个字来概括英国,我自己有一个非常不成熟的想法,在中国35年的改革以及未来深化的过程中都贯穿改革,可不可以叫“改革中国”?改革与自我发展有很大的关系,与世界对接也有很大的关系,也可能是未来值得探讨的一个问题。

在具体的操作层面,我认为一个核心词就是“整合”,特别需要整合。现在对外传播的渠道太多,如何更好地整合?主体联合,资源整合,传播平台的整合,最核心的一点,中国梦的传播或者是公共外交的对外传播是增进中国利益,增进人类共同利益,这是我定义什么是公共外交特别强调的一点,把增进人类共同利益放进来,利己和利他这种共同的价值追求。谢谢大家!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