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主题活动 > “察哈尔圆桌:跨国经营公共外交”
程虹:中国企业家的国际交往
发布时间:2014年03月06日  来源:察哈尔学会  作者:程虹  阅读:1311

 

很荣幸今天听到赵老师讲课,我就记住一句话,就是把脸洗干净,真实就行了,公共外交是不需要化妆的。这个对我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工作上的方法论的知道了。我呢,是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的秘书长,我大概先介绍一下俱乐部我们简称CEC。我们成立只有八年多的时间,2006年的时候,是由20位民营企业家,马云、王健林、李书福,主要是第一代创业成功者,两个指标,第一代创业成功者,第二,他们用二十年的时间,做到了行业领军人物的位置上,现在有16个人,全部是民营企业家,理事长是柳传志先生。我们是一个NGO,我们是一个非盈利机构,我们做的一切事情都是围绕我们这个组织的核心定义和核心任务来完成的。任务之一就是我们希望更多的社会方方面面的人士对于企业家更多地给予理解,甚至是给予支持。

第二,我们要推动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我们都在想怎么让它可持续稳固成长的问题,所以这是我们两个核心任务。在过去四年的时间,我们围绕第二个核心任务做了一个具体项目,叫核心访问。我们2010年访问的美国,2011年访问了英国,2013年访问了法国的比利时,现在已经启动的,早就对接的是新加坡和澳大利亚,这是一个一年一度的中国民营企业家对于所到访这个国家的一个,我们觉得是很认真的一个访问。主要的目的其实就是一种跨文化的、跨领域的沟通,其实这些访问团都是企业家组成的团,我们在反思,是不是可以做一些落地的事情。

但主要的任务还是让中国商业群体的形象在整个国际社会变得更真实,更柔软,更有效,其实再下一步的目的就是所有的中国公司的国际业务,他们走出去的时候,要做的一个前提的工作就是降低交易成本。那么我们所有国际这些沟通,就围绕着我们要建立这种相互理解的这种沟通的平台,建立一个诚信的体系。让彼此的理念、逻辑,甚至是一些方法论,都能交流起来。这样相互信任的基础,其实我们就无限大地降低了各种各样的商业交易和沟通成本,这就是过去几年做的事情。

从成效上来看,在美国走12天,做了44场活动,我们走了五个城市,从东海岸一直走到西海岸。我们去华尔街,也去硅谷看了一些小公司,也有谷歌,甲骨文这些大的公司,40多场活动,分布在12天里。去白宫的时候,我们见到了副总统和经济顾问。到了第二年,我们去英国的时候,卡梅伦给我们邀请了,正好是伦敦奥运会期间,所以伦敦奥运会开幕,我们在当天上午就做了一场访谈,而且也是整个奥运会除了体育赛事以外,以国家命名的一个核心活动。这个是英国。

到了法国的时候,是法国的奥朗德的邀请函,不光是邀请函,我们在落地的时候,都跟我们进行了一个小时的座谈。我特别印象深刻的,我们在欧盟的圆桌会,都讨论到了光伏的问题,那时候正式跟欧盟整个光伏产业的纠纷,白热化的时候,我们回来大约两周三周就有了好消息。这是我们过去一直在做的。

有一些感受,就是我们通过这三年多,四年的这种国际访问,因为我们完全是民间的,全是民营企业家,当然,我们体量还是蛮大的,每年我们还是下很大的力气去组织这样的活动。我会提前至少半年,几号到几号,把这个时间段要非常明确地确认,然后保证让企业家,这些老板们他们的时间衔接在一起。所以我们去年法国和比利时,我们一共46个人,出访38个人。柳传志先生,每年都做我们这个访问团的团长,是一个很有代表性的这么一个团。然后我们又做很多高校的事情。

今年法国、比利时八天的时间,我们又做了31场活动。我们最高一天的活动密度是7个活动,柳先生已经是将近70岁的人了,落地就开始工作,没有倒时差的,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艰苦卓绝的体力劳动。最多一天7场活动,赶很多的场,见不同的人,为什么会有这种热情?我们被这个项目本身所鼓励着。无论是团队,还是这些企业家,其实都被这个交往的这个过程所鼓励。

我有两个感知,一个感知,两个没想到,一个没想到就是东西方在今天还存在着巨大的信息不对称,信息不对称。主要表现在就是西方对于中国整个的宏观故事非常的熟悉,我们已经是总量第二了,我们的GDP有多少,我们的外汇储备有多少。他们了解的更多是宏观的东西。相关在宏观故事的背后,有一群什么样的人,大概就知道我们有一个改革的政治家叫邓小平,我们有一个很强势的政府,再往下就不知道了。在企业家这个层面,最有影响力的也不过如此。这是第一个没想到,信息不对称。

第二个没想到,西方发达国家对中国的热情之高,也是没想到,去年我见过的大使超过20位。这说明了一个问题,这些国家和地区,他们对中国民营资本走出去抱有很大的热情和好感,他们很愿意跟我们对接。今天的午餐跟澳大利亚新洲的部长,他也是来差不多的事情,希望能够促进双方商业层面的对接,这是两个感受。

我们也收获了一些成果,我觉得我们也应对和解决了一些问题。从成果来看,我们原来,我其实一直搞不懂什么叫公共外交和民间外交。赵主任找过我一次,我来跟赵主任汇报,我们做了英国的访问和美国的访问。我请教赵主任,我也听过您的课。所以我才搞明白,我们在一边学,一边去做一些实践。

我发现,我们在做的过程当中,我今天拿到书,我先看了一下目录,第三讲,实力和信誉,这是最吸引我的部分。对应到我们这个项目里,首先我们这个团,俱乐部的46个成员当中,现在管理着44家公司。这44家公司,每年创造着超过两万亿人民币的销售收入。这都是2012年的数字了。所以这大概已经是一个省,一个经济非常活跃省份的一个GDP的总量了,所以很可观。就这个综合的实力,导致了我们其实是一个,我管它叫很好的敲门砖,我们想叩开哪一扇大门,其实效果还是不错。

   第二个,我简单讲一下,就是信誉,其实就是一个商业诚信的系统。距离,新东方遭遇了恶意的攻击。然后我们从英国每一站媒体都会问我们很多的问题,为什么中国在境外的上市公司出现那么多问题。我们就回答,你们只是把那个小点局部放大,其实有很多面上的东西,你们是没有看到的。我们就跟他们讲了新东方的案例,联想的案例,我们创业的过程。他们才了解到,中国企业家商业成功的过程跟我们是一样的,没有什么潜规则,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没有什么不可以透明的事情,整个就是一个讲故事的过程,当然我们也借助媒体的力量,在境外做很多创业故事的传播了。有实力的这些人,肯定是先走出去的人,做这些事情的过程当中,也做到了很好的效果,这就是收益的最大化,谢谢!(掌声)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