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出版物 > 察哈尔快讯 > 2013年 > 第10期
吴 非:中俄合作将能决定APEC走向
发布时间:2013年10月29日  来源:原载于《南方日报》  作者:吴 非  阅读:190

近来斯诺登问题、叙利亚化武问题等一系列事件可以看出俄罗斯在处理国际问题上的风格已经逐渐形成。但俄罗斯的发展软肋在于经济,尤其是远东的经济发展。刚刚结束的APEC会议,正值美国陷入府院之争,中国的角色就变得非常关键,如果此时中国能够有效统领或者是把可行的协商机制带入APEC的话,中国在统领亚洲经济复苏的过程中将会扮演无可替代的角色。
     在APEC的框架内,俄罗斯和中国的合作成为关键因素。如果中国负责统领整体的APEC框架,俄罗斯则在专门委员会中协调俄罗斯远东、莫斯科和亚洲国家的经济关系的话,中俄在APEC合作的框架,将会改变整体的亚洲经济复苏格局。尤其是当世界处于暖化,俄罗斯可以让远东成为亚洲国家的另外一个粮仓,北冰洋的航道也成为亚洲和欧洲、美国沟通的最近、最安全的通道。

俄罗斯在框架内重返亚洲
     美国重返亚洲的同时,俄罗斯也积极重返亚洲,只是俄罗斯首先是立足于构建独联体国家的欧亚联盟,在此基础上发展远东地区,然后让远东地区和亚洲国家进行结合。由于俄罗斯始终存在中央主导地方的习惯,放权给地方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尤其是一些人提出让符拉迪沃斯托克市成为像中国深圳一样的沿海城市,但莫斯科始终不放心远东和莫斯科之间的离心力问题。这样如何让莫斯科主导俄罗斯式重返亚洲成为主要问题。
     在APEC框架内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组织就是工商咨询理事会(ABAC),2012年ABAC的主席为俄罗斯的马克门多夫,马克门多夫曾私下向笔者透露普京重返亚洲的一些想法,就是莫斯科主导,在APEC的框架下,俄罗斯和中国在经济方面进行合作,尤其是工商咨询理事会内部的运作上,如果中俄进行全面合作,中国可以实现其和APEC国家合作共荣的远景,对于俄罗斯来讲,ABAC可以让莫斯科的商人全面进入亚太国家,莫斯科对于远东的管理过于薄弱的问题就会在国家框架内得到解决。
     中国在ABAC的框架内主要希望能够深入解决中国和东南亚国家之间的关税同盟关系,而台湾、日本和韩国则主要希望解决其高科技产品之间的利益协调问题,这使得ABAC在功能上很难发挥作用。但如果中国能够在具体的商业利益上和俄罗斯、东南亚国家进行实质性的协调,把APEC框架性的组织变为可以进行实质谈判的组织,那么中国在APEC中的重要领导作用,才会得到体现。

远东崛起需要中国合作
     最近俄前外交部长、国安会秘书长伊戈尔.伊万诺夫在其主持的俄罗斯国际关系学会就发表一篇文章指出,俄罗斯的经济要想全面起飞,就必须要开发远东地区,但问题在于如何控制远东地区的发展。远东地区主要分为三个部分:首先是新西伯利亚和伊尔库斯克为代表的资源型城市,这一地区的发展基本上都由来自莫斯科的大公司来主持开发;其次是以乌兰乌德为代表的环贝加尔湖地区,这一地区的宗教比较复杂,而且是军事禁区,布里亚特共和国为主要代表,属于较为自制的地方;再次,符拉迪沃斯托克和海参崴是多国投资的重镇。
     据俄罗斯海关介绍,由于全球暖化,远东的产粮量大大提高,这样未来远东可以成为亚洲的另外一个大粮仓,据统计,到2020年,其贸易量将会达到万亿美元。此时,莫斯科很难完全统领远东的开发,如何在国际框架内实现远东的崛起,成为莫斯科面临的主要问题。
     俄罗斯方面认为在ABAC的框架内现阶段比较迫切的问题是:食品安全、公营和私营企业的合作问题、区域物流框架的问题等。俄罗斯由于经济快速发展,也出现食品安全的问题,并且由于亚洲地区特殊发展阶段,公营企业在经济发展中占有重要的地位,这与美国有着决然的区别。
     2012年在海参崴举办的APEC会议中,莫斯科已经在上述领域作出重要尝试,但由于远东地区在经济发展模式上还缺乏经验,使得各个国家的企业在具体问题上的探讨还存在问题,比如北冰洋地区直到现在为止能够通行的船只还非常有限,吨位都还比较小。俄罗斯不可能像中国一样把大笔的资金投入到高铁的建设上,即使远东地区投入非常大的资金到铁路,那实际上远东也没有太多的人能够有经济实力经常乘坐高铁。远东的资源通过海运和亚洲各国结合将会是非常重要的渠道。
      可以说俄罗斯和中国在APEC框架的合作,决定了该组织未来的走向。
       (吴非:察哈尔学会研究员、中俄人文合作协创新中心研究员、暨南大学教授,原载于《南方日报》,2013年10月16日)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