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出版物 > 察哈尔快讯 > 2013年 > 第3期
以色列:圣经的软实力
发布时间:2013年04月08日  来源:基督教科学箴言报  作者:Christa Case Bryant  阅读:261

耶路撒冷

    一个清冽的冬天清晨,一群美国基督教领袖夹着圣经,整齐划一地走向耶路撒冷老城附近的一座小山。这个被称为“锡安山”的地方,正是一直都被人们认为当初大卫城的原址。3000多年前,希伯来圣经记载的以色列联合王国的第二个国王——大卫王就曾在此建都。此刻的大卫城可谓是一片巨大的考古挖掘场地,处处透着神秘的历史厚重感。这些基督教领袖们前进的道路并不平坦。石子小路坑坑洼洼,坎坷不平。更特别的是,这些基督教领袖们前进的每一步,都由一位广播电台主持人向近7万名听众进行实时播报。

    在这些听众中有一位英国国教牧师。听着这些实时播报,他兴奋地说,“明年,我一定要带领我自己的队伍前来朝圣。”这位牧师挥舞着自己的 iPhone手机,屏幕上蓝白色的以色列国旗赫然可见,而国旗中央的大卫星,似乎也在宣誓着手机主人的满脸虔诚。

    朝圣的队伍蜿蜒前进。时不时地,前行的队伍穿越耶路撒冷东部地区的巴勒斯坦居民区。没人愿意提及,这个居民区的居民也宣称,他们拥有这神圣的城市。这支队伍是近年来以色列宗教外交的一个缩影。这些来自美国的基督教领袖们在各自的教区都拥有着非凡的影响力。而他们这次在以色列的朝圣,正是由以色列政府旅游局芝加哥分部所组织,而以色列旅游局同时计划,在未来的几年内,会将这些领袖的追随者也带来以色列。通过传播圣经,并邀请信仰者们前来以色列,以色列通过宗教获取了越来越多的基督教徒的好感,而近年来,来自世界各地越来越多的基督徒开始将支持以色列作为神的召唤。

    有趣的是,以色列想要追求的不仅仅是世界各地教徒们对以色列这片圣土的热爱,以色列政府更是通过一系列活动,想通过宗教来获取基督教徒的好感,并使他们支持以色列的国家政策。目前,尽管其精确的效果还有待评估,但这种基于信仰的“宗教外交”,已成为以色列外交领域内各种外交手段中最为有效的一个。

    “你们是我们以色列最好的‘进攻’及‘防守’手段,”耶路撒冷市长Nir Barkat在“纪念基督教盟友之夜”上说道。以色列“纪念基督教盟友之夜”每年举办一次,今年已经是第七届,活动地点则选在耶路撒冷颇具盛名的大卫王酒店。“我真诚地希望你们能享受在耶路撒冷的时光,能喜欢耶路撒冷这个城市,等你们回到自己的国家时,能成为有说服力的以色列大使,能成为耶路撒冷的大使。”

    这项邀请基督教领袖去以色列访问的活动主要由以色列政府牵头,在美国组织举办。尽管如此,近年来,以色列政府开始在越来越多的发展中国家开展这项活动,尤其是在巴西及尼日利亚这些从传统意义上来说并不支持犹太人建国的国家。除此以外,以色列还非常注重联合国这样的国际大平台,不断地通过这些平台宣扬包括犹太教及基督教在内的以色列的宗教遗产,不断地打宗教外交牌,以期在世界舞台上促进以色列的发展,尤其是旅游业,从而争取来访者的好感,最终实现对以色列国家政策的支持。

    “在基督徒信徒的世界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变化。”耶路撒冷国际基督徒大使馆(International Christian Embassy Jerusalem)总干事尤尔根·布勒说道,“越来越多的基督徒开始支持以色列的政策,我相信今年的这次纪念活动,在某种程度上正是象征着这种变化的发生,象征着一股由基督教徒联合起来的不分国别的力量,也象征着世界范围内更大程度的对以色列的支持。”

    1980年,以色列国会通过了现在被称为《耶路撒冷法例》的条文,并宣称耶路撒冷是犹太人永远不可分离的首都。条文通过后,十三家外国大使馆为表示抗议,将大使馆搬到了特拉维夫,而这些大使馆大部分都是基督教国家的大使馆。在这些大使馆搬离之后,一些福音派基督教徒认为,是时候起来坚守圣经讲述的有关耶路撒冷的立场了。于是,耶路撒冷国际基督徒大使馆应运而生。而该组织不仅将总部设立在了耶路撒冷,更是将名字也命名为了大使馆,刻意跟各国大使馆搬离耶鲁撒冷的举动唱反调,以表达基督徒支持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态度。

福音派基督教徒的激增

    “导致以色列在发展中国家中支持人数激增的原因来自于两个方面,”基督徒支持以色列联盟(Christians United for Israel,简称CUFI)的负责人大卫·布罗格表示,“第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对福音派基督教感兴趣,而在这些新增的教徒中,越来越多的人也开始支持以色列。第二,在那些原本的福音派基督徒中,支持以色列的比例也在直线上升。这两部分人的增长,使得来自包括巴西、韩国、尼日利亚等发展中国家支持以色列的声音越来越大。”

    布罗格负责的基督徒支持以色列联盟(CUFI)是美国最大的支持以色列的团体,拥有了超过70万会员的基督徒,在去年的华盛顿峰会中,该团体吸引了五千多位支持者支持犹太建国。布罗格提到的潜在新增福音派教徒的增加,主要是受到世界范围内福音派基督徒增加的影响,尤其是五旬节派。五旬节派乃是基督教新教派别,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产生。据《圣经-使徒行传》载,“圣灵”将于五旬节即复活节后第七个星期日降临,而该派因主张信徒应坚持在五旬节接受圣灵的传统而得名。据美国皮尤宗教及公共生活研究中心最新的一份报告显示,自1970年,就拉丁美洲而言,五旬节派基督教徒的数量到目前为止已翻了7倍,截止2005年,五旬节派基督徒占全部人口的百分比已从1970年的4.4%上升至了28%。而在非洲,这样的基督徒的百分比超过同期的三倍,从不足5%上升到了17%。

    随着全球范围内福音派基督教徒人数的增长,这些教徒们对以色列的支持程度也在不断提升。尽管这背后的原因很难量化,但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些福音派基督徒的领袖们,他们的贡献绝不可忽视,最典型的就是特拉·诺瓦(Renê Terra Nova)。特拉·诺瓦是耶路撒冷国际基督徒大使馆巴西分部的负责人,而该组织在拉丁美洲地区拥有近600万追随者。在过去的20年间,特拉·诺瓦及追随他的牧师已经带领了近万人的信众来到以色列。有些甚至去了近30多次。

    而以色列旅游局负责以色列宗教旅游的艾瓦·卡林(Eyal Carlin)则表示,来自巴西的宗教旅游人士数量占以色列所有宗教旅游市场比例之最,在2011及2012年同比增长额分别竟达到了68%及49%。除巴西以外,印度尼西亚及中国的增长也非常惊人。卡林同时表示,以色列政府已经全面运用社交媒体及其它数字化平台来吸引世界范围内的基督徒,并将去年预算的一半多(近270万美金)专门用来吸引在教徒中有很大影响力的基督教精神领袖。而这些领袖在来到以色列后,往往会在次年将自己的追随者也带来以色列。“总而言之,我们的目标即是尽可能多的将教会领袖及媒体带来以色列,让他们感受以色列,从而影响他们对以色列的支持态度。”

抵抗以色列抵制运动

    对以色列感兴趣的不仅仅只有福音派的基督徒们。长久以来,有很多信仰者们默默地将以色列视为圣经的圣土,他们珍视这块土地,默默地祈祷着。然而,近年来以色列政府对宗教外交浓厚的兴趣,主导了很多活动,导致了这些宗教信仰里掺进了过多的政治引子。因此,一些基督徒们发起了反以色列的抵制、撤资和制裁(anti-Israel boycott-divestment-sanctions,简称BDS)运动,而以色列当局也加紧联合支持以色列的基督徒,来抵抗BDS运动。

    “亲以色列的基督徒们一直都在那。”以色列新教团体负责人佩特·拉黑说道,“但近年来,在以色列,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担忧西方国家内的反以色列团体的影响。因此我们所做的就是投入百分之二百的努力,将那些支持以色列的力量联合在一起。对于以色列而言,能认识到支持以色列的基督徒的力量是一件很新的事,而将这些力量联合起来,是一件更新却极其有意义的事情。”

    基督徒支持以色列联盟(CUFI)的负责人布罗格则表示,目前在一些发展中国家,尤其是巴西及尼日利亚,这些亲以色列基督教徒的影响力还没有那么大,目前还不能影响到这些国家本国政府的政策。“但在美国则是另一个故事,美国不一样。”“尽管目前而言大多数犹太人都集中在像纽约及洛杉矶这样的大城市中,但几乎在这两个城市间的所有国会选区都有一定数量的犹太人,而且我们会对这些选区根据其地理位置的不同做详尽的跟踪及记录,我们能够接触到这些选区内影响力的人物,从而能通过他们影响到国会的议员们。”

    自1841年犹太人首次当选参议员以来,美国国会中的犹太议员比例呈稳定增长趋势。目前,在美国最具有代表性的犹太院外集团包括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简称 AIPAC),及美国主要犹太组织主席会议(称Presidents’Conference)。其中, AIPAC是1954年在原有的犹太复国主义组织基础上改组的,该组织目前拥有6.5万名成员,常设机构有雇员150人,每年的活动经费为1500万美元。除对国会开展工作以外,AIPAC还在美国各地的200所大学展开亲以教育活动,并设立了相应的奖学金制度,培养未来的亲以政治家。除此以外,其它福音基督教和他们成立的一些组织还通过当地广播网络,为支持以色列展开广泛宣传活动。与此同时,美国部分支持以色列的个人和组织为将公众舆论的注意力从美国拉比集团支持以色列及其对美国的政策所产生的影响上转移开,刻意宣传美国向阿拉伯国家提供财政援助的方式和数量。

    “AIPAC是个很伟大的组织,”美国出生的以色列导演乔什·莱因斯坦表示,“但无论犹太人势力如何,无论是数量上还是能力上,美国基督教徒的力量肯定是大于犹太人团体的。由于这些基督教团体的存在,如果一个共和党候选人不支持以色列,他是不可能当选美国总统的。”而位于华盛顿特区J街的政府事务总监迪伦·威廉姆斯却表示,尽管目前支持以色列的基督教团体日益受人瞩目,但由于他们来自的地方本身已经是亲以色列了,所以他们在本区内的影响力大是可以理解的,这些团体在其它地方的影响力还优待检验。“有时候,这些团体还会在双边关系上造成反作用。”

    “很多时候,这些福音派基督徒团体往往会成为驴象两党达成共识的阻碍。”迪伦·威廉姆斯说道,“由于他们的游说,一些保守派的议员往往会采取更加的极端,最近的选举国防部长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在奥巴马提名查克·哈格尔(Chuck Hagel)为国防部长后,美国共和党高级参议员约翰·科宁(John Cornyn)第一个出来反对,说此举让人吃惊,虽然哈格尔在军中有英勇表现,但是他却不懂伊朗核问题,因此恐其无法胜任。而科宁的反对正是受基督教牧师约翰·哈基(John Hagee)的要求。

日益增长的支持以色列的迹象

    由于来自福音派基督徒的影响,越来越多的基督徒开始支持以色列,并认为耶路撒冷是以色列不可分割的永恒首都。尽管目前为止,美国从未承认以色列吞并东耶路撒冷并作为其首都的举动,甚至一直将美国大使馆设立在了特拉维夫,美国国内的基督教犹太富国主义者们却一直坚信上帝将整片土地承诺给了以色列,甚至是包括约旦河西岸地区。

    基督徒支持以色列联盟的创始人牧师约翰·哈基可以说是这些宗教领袖中最具有影响力的一位。哈基拥有近2万名追随者,并且有超过一亿的电台听众。在2010年的一篇评论中,哈基表示,“基督徒支持以色列联盟成立的目的并不是要阻止任何一项和平协议。我们追求的是能够提供一个宽松的国际环境,让以色列自由决定自己的命运,而不是受制于国际会议或是国际干涉的压力,尤其是来自美国的压力。”

    而对于那些受邀访问大卫城的基督教领袖们,他们的兴趣也绝不仅仅是政治。“作为一名牧师,我觉得我有神圣的义务需要祝福和保佑亚伯拉罕的子孙,”来自芝加哥的牧师大卫·萨吉尔表示。牧师萨吉尔是国际五旬节国际联合教会(United Pentecostal Church International,简称UPCI)的负责人,而这一教会在全球范围内有超过4300家教堂。“我并不是毫无保留的支持以色列政府的所有决定,但总体而言,我还是会坚定地支持以色列。”

    (来源:《基督教科学箴言报》,日期:2013年2月27日,作者:Christa Case Bryant,编译者:马馨汝,链接:httpwww.csmonitor.comWorldMiddle-East20130227Israel-wields-Bible-s-soft-power-as-far-afield-as-Brazil)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