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察哈尔评论
高扬:取消美驻联合国大使访台,是拜登“纠错”的开始吗?
发布时间:2021年02月22日  来源:  作者:高扬  阅读:101

在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克拉夫特访问中国台湾即将成行的最后一刻,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宣布,为确保总统权力过渡交接顺利,本周所有官员出访活动行程全部取消。台当局声称“理解并尊重”美国国务院的最终决定,欢迎克拉夫特未来在适当时机前往中国台湾进行访问。


从美国官方的表态来看,这是由于美国国内政治变动导致的日程改变,但实际上这是美国国内政治斗争引发的结果。特朗普政府执政4年以来,其核心团队成员在反华上无所不用其极,即便是在即将结束任期的当下,仍然颁布了一系列的反华强硬政策。特朗普政府的反华前锋、国务卿蓬佩奥上周更是宣布全面取消美国官方人员与台交往的限制之后,美国外交系统的一些反华“小丑”率先跳了出来开始最后的疯狂表演,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克拉夫特更是主动提出访台。从克拉夫特访台的日程看,她不仅要会见台当局的领导人蔡英文,还要与台“外事”部门负责人会谈,并在“外交学院”进行公开演讲。


克拉夫特高调访台决定的宣布,表面上看是要展示美国对华的强硬姿态,实际上是要巩固特朗普的强硬对华政策的同时给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添堵。台湾问题向来是中美关系中涉及到中国核心利益的一个问题,它既十分敏感也十分脆弱。克拉夫特访台如果成行,将会给拜登政府未来的对华政策改变造成相当大的困扰。拜登要在对华政策上做出改变,在台湾问题上的立场是绕不过去的一个关键。如果拜登在台湾问题上比特朗普政府的对台政策有所后退,那么就很有可能被共和党打上对华软弱的标签。但如果继续不改变特朗普政府的对台政策,对华关系将更加难以转圜,也就很难跳出特朗普政府在台湾问题上给他挖的坑,就会限制拜登未来在一些国际问题上与中国开展合作的空间。


随着特朗普煽动的国会大厦骚乱事件不断发酵,特朗普在执政最后阶段的政治处境日益艰难。不仅特朗普本人在美国的政治生活中被群起而攻之,共和党内部在如何处置国会大厦骚乱事件上,对特朗普的看法也出现了严重的分歧。民主党借此机会一举扭转了在政治上被动的形势,正在利用当前的民意和舆论声势乘胜追击,对特朗普进行政治清算。在1月6号美国国会确认拜登当选后,美国政府权力移交就进入正式阶段。在这个时期,拜登团队开始发挥越来越大的影响。拜登团队不可能无视特朗普政府在最后的几天里继续肆无忌惮的为拜登政府未来的外交政策“挖坑埋雷”。拜登团队叫停了当前有可能会损害拜登政府未来外交政策的行程也是必然。


拜登政府上台后,在对华强硬上不会有太大的改善,在台湾问题上也不会比特朗普的立场做出大的后退。拜登政府与特朗普政府在对华政策和对台认识上只不过是方式方法的不同。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其最终的目标就是要与中国完全脱钩。不过拜登政府认为中国和美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相互交织和依存程度前所未有,要实现完全的脱钩根本是不可能的。在拜登的施政理念中有许多国际问题需要中国的支持,也就是说在继续对华保持强硬的同时,要在这些领域推动与中国的合作。这种理念也就导致了拜登政府不可能让特朗普团队继续在推动中美完全脱钩上有所动作,更不愿让特朗普团队在最后阶段出台的对华政策限制拜登未来对华政策的调整空间。


克拉夫特访台的行程被取消,可以视为是拜登外交团队对特朗普外交政策纠偏中的一个部分。在接下来拜登政府将会重返多边主义,重新加入多个国际组织,尽可能消除特朗普政府过去4年不断从国际组织“退群”的消极负面影响。拜登团队认为,特朗普着迷于筑墙,而中国领导人却在从事建桥的工作。特朗普这种损害美国利益的做法是时候需要抛弃。同拜登团队认为美国价值观的世界影响力对美国国家利益也至关重要,未来要把价值观放在外交政策中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要改变特朗普政府交易心态的外交政策。


这也给中国政府提了一个醒,那就是拜登政府上台之后将会重启意识形态价值观外交。美国与中国的意识形态价值观是根本不同的两种体系,这也就决定了两国之间在这方面的矛盾和分歧是难以调和的,这也意味着美国会在涉及香港、台湾等问题上打人权、民主、自由等意识形态元素丰富的“牌”。美国很有可能会联合其西方盟友打出民主价值同盟的旗号,联合对中国进行围堵和打压。


当然,从拜登近期发表的一系列言论来看,他在台湾问题上的政策立场很可能要回归到美国传统的对华政策上——在承认“一个中国”的原则下,遵循与台关系法等美国国内法律发展与中国台湾的关系。但无论美国的对华政策如何改变,其把台湾地区当作遏制中国复兴的棋子的出发点并没有改变。对中国大陆而言,美国的对台政策的变化影响并不是太大,因为现在实现统一的主动权已经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对台民进党当局而言,手中并没有对抗统一的筹码,美国对台政策变化会影响到其实现“台独”可能性消失的致命问题。拜登政府回归传统的美国外交政策,也就意味着美国不可能为“台独”而与中国进行全面的战争。中国大陆要做的就是继续增强综合国力和军事能力,不断增强对台优势,在面对美国和台地区挑衅时保持战略定力,为“台独”和美国画出法理红线。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国内仍有一批的政客试图围绕中国台湾等问题做文章,干扰中国的发展,破坏中美关系的转圜,从中谋取个人政治私利。拜登团队对特朗普对华政策的叫停并不意味着会扭转当前对华强硬的外交政策,这只是一种策略上的调整。未来的中美关系仍将会突出竞争和斗争的色彩。我们必须做好心理和政策的准备。



作者简介:高扬,察哈尔学会研究员

文章来源:高见高论公众号,2021-1-14

责任编辑:方柔尹、徐坤阳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