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察哈尔评论
周文重:“微笑大使”的外交人生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13日  来源:文汇网  作者:文汇网  阅读:227

周文重:察哈尔学会国际咨询委员会委员,曾任中国驻巴巴多斯特命全权大使兼驻安提瓜和巴布达特命全权大使;中国驻澳大利亚联邦特命全权大使;中国驻美利坚合众国特命全权大使,现任博鳌亚洲论坛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美国人民友好协会副会长。


一次艰难的人生跋涉


周文重,1945年8月出生在江苏镇江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在上海度过了他的童年。“从初三开始,高一、高二、高三,每年都下乡,帮着收麦子或者做其他的农活。”尽管如此,周文重还是打下了良好的英语基础,又受曾从事金融工作的父亲的影响,1963年考入了当时的北京外贸学院。


“我对国际上的事情很关心,记得当时报纸都有专栏,涉及到世界上的各种知识和问题,我把它们给剪下并收集起来以供学习。外贸学院是外贸部附属的一个院校,它的特点就是能够使我们开阔眼界,会经常请各方面的人来作报告。我记得在校的时候曾请过古巴的外贸部长,还请过驻外的商务参赞等等。”  


20世纪60年代初,法国戴高乐政府与台湾断交,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了大使级外交关系,打乱了美国的外交部署。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很多国家开始与新中国建交。欧洲的意大利、奥地利、比利时,北美的加拿大纷纷表示要和新中国改善关系。


在这个背景下,北京的外贸学院开始设立外贸外语专业,培养涉外人才。19岁的周文重就从外贸专业转到外贸外语专业,1968年他被学校选拔出国进修。但“文革”的开始,推迟了他的留学生活。


从炊事班长到高级翻译


“1968年底就离开学校了,当时文革也都在高潮当中,所以外交部也好,中央有关部委也好,没有一个部委是需要进人的。当时周总理出于爱护人才,把北京地区外语院校的学生通通集中起来,送到汤山解放军农场进行劳动锻炼。连里的领导都是解放军,我们100多人种100多亩的水稻。


我那时候被分到炊事班,是炊事班班长。当时也搞不清楚为什么会看中我,叫我去做炊事班班长。我们上海人本来就不怎么吃面食,现在不仅要吃面食,而且要做出花样。


北方的馒头很讲究,怎么把面发好就很不容易掌握。我记得有时候可以做得很好,大家吃着还不够,有时候因为发得不好,大家怨言很多,所以这也是一个很难完成的任务。当时每次吃大米饭里面还要掺上很多小米,这个小米淘起来是很费劲,淘不好的话里面就有很多沙子,估计现在很多人都不会淘小米了。”


1970年,锻炼两年之久的周文重,被正式分配进北京外交人员服务局,从事翻译工作。不久,周恩来总理决定为国家培养一批外交人才,以适应我国重返联合国及大批国家与我国建交情况下外交工作的需要,28岁的周文重遇到了新的机遇。


“我记得,当时英国外相道古拉斯·霍姆到中国访问,跟我们谈判达成了一个向英国派留学生的协议。当时派留学生数量很大,分为两批,一批是学社会科学,一批是学习自然科学。”这是一批公派的特殊留学生,职业、年龄、经历、学历等差别很大,很多人直接来自农村或工厂。


“当时我是在两个学校各待了一年,一个是巴斯大学,一个是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在巴斯大学时,20多个中国学生编成一个班,给我们安排了各种课程,国际关系、宏观经济、世界历史,同时也组织了很多活动,深入英国的社会,到各地参观,和各方面的人接触。到了伦敦政治学院以后,就是自己选课,和英国学生或者是其他国家的学生在一起上课。”


两年的留学生活,给他打下了扎实的语言和专业基础,也奠定了他外交生涯的基石。1976年,周文重调入外交部翻译室工作,在这里,他有机会接触了邓小平、叶剑英等许多重要领导人。


“小平同志讲话非常口语化,很简洁,但意思深刻,给他做翻译难度还是比较大的。在翻译之前,他会告诉我们他会重点讲什么、什么问题、重点词,这就给我们提前准备的时间。


我记得有一次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代表团来访,团长是曾当过前总统卡特特别助理的布热津斯基。当时小平同志第一次用了‘一国两制’的说法,给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坐在邓小平身后,把“一国两制”这个词翻译给布热津斯基的年轻人就是周文重,他西方式的表述极其精炼,准确透彻地传达出东方的智慧和力量,美国人为之震撼。这个独具创意的伟大构想,一下成为世界媒体的焦点。


“一想到领导人的思想意识是通过自己的传译才使得外宾有所了解,感到是一件很欣慰的事。”周文重难以忘怀那段做翻译工作的时光。


铁肩挑起万钧担


1978年末,周文重被派到华盛顿的中国驻美联络处工作,到2005年再次出使美国,他的外交生涯已经有接近30年的历史。


在做驻美大使之前,周文重还有两次被派往国外出任特命全权大使:一次是1990年,他从美国旧金山总领事馆副总领事的位置上调任中国驻加勒比国家巴巴多斯的大使,同时兼任安提瓜和巴布达大使;一次是1998年,从驻美国使馆公使卸任的他被任命为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


2001年初,驻澳归来的周文重被任命为外交部部长助理,分管美大地区事务。同年4月1日上午,美国一架军用侦察机飞抵中国南海岛东南海域上空抵近侦察时,撞击对其进行跟踪监视的一架中国军用飞机,致使我机失控坠海,飞行员王伟失踪。而后,美机未经中方允许,擅自进入中国领空,迫降在海南岛陵水军用机场,他受命处理这一事件。


4月1日夜间,周文重紧急召见时任美国驻华大使普理赫, 就当日上午美国军用侦察机在南海上空撞毁中国军用飞机事件向美方提出严正交涉和抗议。周文重强调,美方飞机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进入中国领空并降落中国机场,是严重侵犯中国领空和主权的行为。


作为谈判代表的时任美军太平洋总部司令、美国驻中国大使普理赫说:“在整个谈判过程中,周文重始终表现得非常沉稳,我认为我已经很好地控制了我的脾气和情绪,但他显然做得比我更好。每次我们发生争论,并有升级趋向的时候,他总是试图使谈判气氛平静下来。”


当谈及闯入中国领空的飞机如何“回去”时,周文重说:“你怎么运回去都可以,但是不能飞回去,我们绝对不能允许这样一个间谍飞机再从中国飞机场起飞。所以,我们要求把它拆散后运回。”美方遂即联系了俄罗斯的飞机,飞了十个航次,才把这架擅闯中国领空的飞机运回。


几年后,回忆起“撞机事件”,周文重淡淡地说:“处理撞机事件的过程,经过了大量的艰苦交涉,最后才终于提出一个双方都能够接受的方案。”


普理赫说:“周文重赢得了我个人的尊重,我记得回美国后,和人们谈论起此次撞机事件的谈判,我曾讲虽然两国政府间存在很多问题,但美中两国人民之间还是会有很多机会增进了解。我和周文重之间的友谊,就是很好的例证。”


在谈判过程中,维护国家的利益是根本,掌握大量的事实是条件,善于沟通是最重要的素质。“要让人家理解你的立场和理由,说服对方接受你的想法,哪怕是部分地接受。这个过程,是原则性与灵活性结合运用的过程。”


周文重的睿智、持重、专业、忠诚,让他在2003年升任外交部副部长,2005年出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美利坚合众国特命全权大使,接受职业生涯更大的挑战。


小故事:一次,周大使到爱荷华州去走访调研,《华尔街日报》记者随同采访报道,一路走下来,非常地佩服。于是写了篇文章,题目叫做《中国的微笑外交》。


五年的时间里,他几乎走遍了美国的每一个州,每到一个地方,除了跟当地州政府官员交谈以外,走访企业、学校,跟普通的民众进行沟通,尤其是发表了大量的演讲,积极地宣讲中国的立场。


工作辛苦又繁重,忙碌的行程中还要见缝插针式地完成很多“新任务”,但周大使总是神采奕奕。开始大家搞不大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后来发现周大使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马上就能在车上睡着,这也是一个“绝活”。


他会显得很年轻,所以有时候大家也觉得很好奇,就问他,怎么能够保持自己旺盛的精力。他就讲:“第一是靠遗传,我们家里的遗传比较好,第二条就是保持良好的心态。”


当我们问周大使“有什么话是你深信不疑并且最想告诫年轻人的?”他的回答是:“和天赋相比,勤奋是人生中最重要的。”



责任编辑/唐春云 徐坤阳

来源:文汇网,2020-9-21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